梦客-seven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日常小碎片2-良堂

孟鹤堂的本事之一:是能在眼泪流出前生生给憋回去,业界名称:刹车哭。

周九良的消遣之一:是看着身边的逗哏如何花式哭泣,内心OS: 蛇精病。

嫌弃归嫌弃,终归情人眼里出潘安,周九良觉得先生哭哭啼啼的模样还是好看的。

一张白净的面皮由里往外泛着粉,像春日里蓄势盛放的花骨朵,顶尖透着欢喜的绯红,桃花眼潋滟盛满盈盈的水,薄唇微微张开露出细嫩的舌尖。

素日里面沉似海的周先生每次在台上看见孟先生眼泛泪光的模样,心里仿佛藏着座蠢蠢欲动的火山般随时准备喷发!

奈何孟先生台上台下泾渭分明,台上各种作妖放飞自我,台下各式爱好修身养性,十足十安静的美男子一枚。

“求如何让自家先生哭出来!” ...

2018-09-18

穿沙渡海

发布了长文章:穿沙渡海

点击查看

2018-09-16

一个日常小碎片

“宝贝儿,你醒了没啊?”

男人扯着嗓子冲卧室里喊道:

“醒了,你就出个音儿吧!”

他拿起手机准备看昨晚没看成的足球比赛,才看到双方队员入场就听见卧室里传来一声猫叫:

“音儿~”

唉唉,这是什么骚操作?男人眨巴眨巴自己独一无二的眯眯眼想了一会儿,低头看看在绿茵场上奔跑的人和球想这球赛晚会再看也没什么。

卧室里睡得正香的那位可不知道自家男人在外面经历着怎样的天人交战,正梦见自己捏着某人的肉肉脸喊叫爸爸,叫爸爸给你糖吃时,忽然感觉有人在戳自己的脸。

“干嘛,要亲我啊!”

他不耐烦地嘟囔一句,哪想到无数个吻劈头盖脸朝他奔来,到最后他听到某人咬着自己耳朵说道:“宝,再出个音儿给我听。”...

2018-09-11

嘿,小孩儿!

  

他注意旁边的那个小孩儿好久了。

脸上没有什么多余表情,看起来呆萌呆萌的,连那一头小卷毛都冒着傻气。

可年纪轻轻却会弹三弦这样的传统乐器,孟鹤堂盯着小孩儿纤长的一双手想他可不像看起来的那么傻。

“嘿,那小孩儿!”

某天他收起自己画摊儿然后凑到同样收拾东西要走的小孩儿身旁,小孩儿眨眨眼开口说道:“先生,你叫我?”

“在一块做生意这么些天了,也没好好说过话,走,哥带你下馆子去,咱好好唠唠!”

半哄半劝地拉着人找了家小饭馆,点菜的时候他撇了小孩儿一眼,手指从菜单上的啤酒一路滑到了下面的美年达。

这顿饭吃了一个半钟头,小孩儿认生,支吾了半天才告诉孟鹤堂自己姓周,来这里撂地讨生活。...

2018-09-11

故人归

他清楚记得自己被抓入狱的那天。

新春刚过,白雪皑皑,自家宅院后的丹朱寒梅开得甚好。

在他眼中,白的是皮肤,红的是头发,像极了一位故人。

知道么,这可是真金白银都换不来的好风景!

他无不得意的对同在焚字库做苦役的瞎眼老头儿形容着自己脑中的景象,却被老头儿笑骂一句老疯子。

疯子,嗯?他伸手挠挠自己乱蓬蓬的头发,脸上难得流露出一丝缱绻的神色这个我倒是没听过,不过曾有人叫我伪君子。

伪君子?

这瞎眼老头儿已经在这服役好多年了,眼瞎心不瞎的老人精,一下子就听出来了眼前这个男人话中的情意。

我猜,说这话的一定是个姑娘,而且还是个长得特标致的姑娘!老头儿睁着自己浑浊的瞎眼笑呵呵调侃道。

皮...

2018-08-02

你们谁有镇魂全集啊?,度盘的最好,看不了不开心😭😭

2018-08-02

戒烟

  张云雷忘了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学会了抽烟。

  

  那年回到了老家,他辗转做过许多工作,空闲的时候点燃一根烟,缓缓吐出一口烟雾,仿佛将胸中郁闷也一并吐了出去。

  

  干什么不能糊口吃饭呢?他躺在床上听着回家前姐姐姐夫给自己录的太平歌词想,吃惯了张口饭现在要他换口味其实也是件挺困难的事儿。

  

  后来他找了家酒吧当驻唱歌手,酒吧老板是个满身刺青的中年人,阅人无数,说话一针见血。

  

  “你不属于这里,总有一天你会离开这里。”

  

  那天散场后,老板看着他拿毛巾一点点擦拭着衣服上的酒渍时,递过去一根烟说到。

  

  离开?去哪儿呢?望着烟蒂上一闪一闪...

2018-06-20

路途遥远那就在一起吧!

  
  
  “梅,小梅,小梅!”
  “干嘛呀,大清早的,还让不让人睡了!”
  “就是!”
  “对不住对不住,我找五楼502的梅寅飞!”
  听着窗外你来我往的对话,躺在床上的梅寅飞无奈又无奈的用被子将自己从头包到尾。
  “小梅啊”楼下那个低沉的声音再度响起:“你再不理我,你邻居就要往下砸花盆了!”
  砸死才好!忍无可忍的梅寅飞噌地爬起来,他抓起一个枕头走到阳台,打开窗户想都没想就朝下扔去,顺便喊了句狠话:
  “秦凯旋,你要这么想死,爷我成全你!”
  楼下的少年稳稳接住枕头,他将枕头搂在怀里抬头冲楼上的梅寅飞笑得一脸的阳光灿烂。
  如果时间可以倒回,梅寅飞想自己才不会为了...

2018-06-07

关于《黄鹤楼》

  没别的意思,上道小甜点罢了。
我能告诉你们,写这个之前听了好多遍《青媚狐》吗?!到现在心里还像猫爪子挠似的痒痒。
我发誓,再不这么作妖,老老实实写自己的清水文就好!😂

         黄鹤楼是个很考验人的活儿。
  抖包袱很重要,抓节奏也很重要,忍住不把自己搭档扑倒在台上亲亲抱抱更重要!
  “这次咱使一个《黄鹤楼》吧!”
   他一双眼像盛满了天上的星星亮闪闪的,大褂最上面的那颗扣子遮住了细腻的皮肤和前一晚自己种下的“小草莓”。
  呵,还没上台就那么撩人!他如是想。
  “我和你们说相声不一样。”
  “...

2018-06-02
1 / 7

© 梦客-sev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