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客-seven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论阎老师捂嘴的原因

“问,为什么每次少爷飞扑过来时,阎鹤祥都要捂住自己的嘴巴?”

话题一抛出犹如深水炸弹般,炸出超话里各位腐女子探寻“真相”的好奇心理,纷纷开始集中讨论起来。

“肯定之前发生了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谁还敢说少爷身娇体弱易推倒的?这就是华丽丽的逆袭啊!” -少女A

“姆们少爷白纸一张,总是还没摸到车把手呢就被大脑袋甩下车了,肯定是阎老师借着工作之便欺负姆们少爷,呜呜我的小白菜啊!”-少女B

“我就说他俩不简单,年上腹黑闷骚攻年下纯情炸毛受,呼呼哪位小仙女可以写成养成文,先点个666啦!” -少女c

一时之间超话里议论纷纷,众说纷纭。而话题中的当事人之一-郭麒麟则悠哉哉捧着手机看得乐不可支。

啧啧现在的姑娘脑洞咋开的这么大呢?都不上班学习吗!郭麒麟盘腿坐在床上像个小老头似的边看边摇头晃脑地感慨着。

“郭麒麟你嘟囔什么呢?” 张云雷一瘸一拐地从外面走进来,“不盖被睡觉抽什么疯!”

郭麒麟放下手机没头没脑地对张云雷发问道:“张云雷,你和杨九郎搭档的时候就没个擦枪走火的时候?”

忙着给他家鲍比九萌发信息的张云雷抬起头用看傻子的眼神与郭麒麟对视三秒,然后又重新瞄回了手机屏幕上。

得,我这问题等于白问!郭麒麟也觉得自己跟个大傻子似的,就张云雷和杨九郎他俩没羞没臊的样子,就算没在台上擦枪走火下了台也是干柴烈火!

那他和他哥阎鹤祥呢?郭麒麟偷偷瞄了眼对着手机眉开眼笑的张云雷,然后缩回被窝蒙住自己的红脸蛋。

不知不觉间,他进入了梦乡,穿过了厚重湿润的白雾,站在一扇门前迟疑了几秒之后咬牙推开了门。

“哎呦少爷你跑哪儿去了,今晚上演出咱得把活对对啊!”

男人站在他的面前,宽厚的身子挡住了窗外明媚的阳光,一张歪嘴因为着急显得更歪了。

郭麒麟低下头捏捏腰上从很久以前就跟自己saygoodbye的肥肉肉,然后抬头望着男人沁出薄汗的额头,想着我也没摸电门怎么就穿越了?

“郭麒麟你怎么了?发什么楞啊!” 男人的大手摸上了他的额头皱眉嘟囔着:“这也不烧啊!莫不是把他爸的药给吃了?”

“去你的,对词就对词!” 郭麒麟红着脸拉下了自家搭档的手,“今晚什么节目啊?”

“《学哑语》啊,咱不是一早就定好了么?” 阎鹤祥的眉头皱的更紧。

郭麒麟忽然想到一会儿可能会发生的事情,犹犹豫豫地开口询问:“要不咱对对别的段子?”

闻听此言阎鹤祥背着手来回踱着步,突然他停下步子特别无奈地说:“我的少爷你到底是怎么了?这节目单子都定下了除非有特殊情况否则天塌下来都是不能改的!”

“哥我错了,那咱开始对词吧!” 郭麒麟看着黑脸的阎鹤祥立马改口说道。

 原以为只要自己收敛一点也许能躲过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谁知连对了几次阎鹤祥都不太满意,他抿起嘴瞅着低头不说话的郭麒麟许久,然后开口说道:“郭麒麟,你是不是还生我气?”

生气?生什么气?突然被他这样问话,郭麒麟抬起头一脸迷茫地看着男人。

“大林,那天我喝多说了些混账话,所以你生我气也是应该的。只是你跑得太早,都没好好把话听完....” 阎鹤祥特别真诚的说道。

“刚开始咱俩合作的时候,我的确有很多顾虑和想不通的地方。为什么社里那么多人,师父偏偏挑中了我?为什么要我等一个小十五岁的娃娃长大?可是现在看着你在台上的表现越来越好,可以说每一次都带给我惊喜。是你打消了我所有的顾虑,也想通了好多事儿.....”

郭麒麟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每次阎鹤祥说到一半就打住了话头就为了哄他发问,而每次发问后的结果都是自己从里到外被“老司机”阎鹤祥吃干抹净。他抬起头正对上阎“老司机”一双真诚无辜的眼睛。

对对就这个眼神!郭麒麟脑中警铃大作,心里想着要再信你我是那大猩猩!

“哥,你要没什么事儿,我就先出去了。” 郭麒麟说着脚步悄悄朝后挪,却被阎鹤祥一把握住了手。

“嘛意思?” 郭麒麟抬头望着对方,对方却笑眯眯说道:

“郭麒麟,我觉得还是咱俩在一起才是最好的,谁来挖墙脚我都不走,就踏踏实实跟你站一块儿,你只要别嫌弃我就好!”

啧啧这就是他哥阎鹤祥最好也最不好的地方!平常板着脸也不会说好听的话,难得说一次吧还净捡煽情的说。郭麒麟抽抽有些发酸的鼻子对他说道:“哥,你咋这么好?!”

他哥笑眯眯说道:“呐既然觉得你哥好,那还不好好跟哥对对活儿?!”

恩?怎么感觉自己好像又被套路了呢?还没反应过来的郭麒麟又听到阎鹤祥对自己说道:

“看过张云雷他们的《学哑语》没?就照你老舅那架势来,多热情你哥我都受得住!”

这可是你说的,一会要发生了什么了将来可别总拿出来说事儿就成。郭麒麟心想道。

“唉,这不是我那老街坊小哑巴吗?!” 阎鹤祥笑嘻嘻地说着台词,然后展开了怀抱。

郭“小哑巴” 扭扭屁股,垫步凌腰噌地一下扑进了“老街坊”的怀抱,同时倒地的那一刻“小哑巴”肉肉的嘴唇嗑在了“老街坊”的歪嘴上。“小哑巴”捂着嘴眼泪汪汪坐起身来,躺在地上痛苦捂着腰的“老街坊”双目圆睁怒视坐在他肚子上的“小哑巴”:

“郭麒麟,谁让你这么热情了?!我不管,你得赔我!”

赔,当然得赔!这不连人带心都赔给你了么!郭麒麟想着想着然后从梦中乐醒。

原来是个梦啊!郭麒麟眨眨惺忪的睡眼翻了个身,引起身旁张云雷不满的嘟囔。

“杨小瞎,快,叫我爸爸!”

听着张云雷断断续续的梦呓,郭麒麟默默在自己心里记上一笔。想着他老舅再拿他和阎鹤祥砸挂,回头他就把这些梦话告诉杨九郎去!

回想刚刚的梦,郭麒麟又渐渐想起了一点儿后续的事情。那天晚上阎鹤祥不知从哪儿翻出一瓶粉底,俩人在磕破的嘴唇上了遮了遮才顶着后台师兄弟暧昧戏谑的眼神上台演出。打那天开始,只要演出中郭麒麟一飞扑过来,阎鹤祥就无意识地捂住自己的歪嘴。

嘁明明是我比较吃亏好不好,这可是老子的初吻!郭麒麟弯着嘴唇伸手抓起放在床头柜的手机打开微信给某人发出一条信息。

“还没睡?”-爱飞扑的“小哑巴”。

没过多久,手机屏幕亮起,照亮了“小哑巴”年轻的笑脸。

“你想我了?”-腰不好的老街坊。

“我现在要是飞扑过去了,你是接住我啊接住我还是接住我啊?”

飞快打出一串字发出去的郭麒麟把手伸进被窝摸摸自己没多少肥肉的腰长舒一口气,过了没一会儿那头的“老街坊”发来信息。郭麒麟只看一眼就急忙爬出被窝,开灯往自己身上套衣服。

“郭麒麟你开灯干嘛!” 张云雷翻了个身眯缝眼瞧着自家大外甥坐在床边收拾整齐,他坐起身打着哈欠问道:“你穿衣服这是要上哪儿啊?”

“肚子饿,出去吃东西!” 郭麒麟边说边往脚上套袜子,“你睡你的,我一会儿回来。”

他扭头瞥了眼手机屏幕上某人的信息:“有种你来,看爷不给你甩上床才怪!” 不正经归不正经,郭麒麟知道他不会。

嗨,老话讲的好,年纪越大越会心疼人!

他微笑抓起手机走出房门,顺道把房门连带他老舅的怒吼一并关上。

“嘿小崽子,这才几点你上哪儿吃去!”

还能上哪儿?自然去“老街坊”家给自己补补精神食粮去!周身带着凌晨寒气的郭麒麟掏出钥匙熟练地打开门,然后笑嘻嘻地扑向门那边对自己展开怀抱的“老街坊”。

嗨,好久不见,我亲爱的“小哑巴”,无论几次我都会结结实实地接住你,然后给你一个最温暖的怀抱。

嗨,荣幸至极,我亲爱的“老街坊”,我知道你会结结实实地接住我,会给我一个温暖踏实的怀抱。

何其有幸,与你相识!

我亲爱的“老街坊”

我最好的搭档

我最爱的人




评论 ( 2 )
热度 ( 90 )

© 梦客-sev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