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客-seven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孤星

  
  
  在天空里
  
  有一颗孤独的星
  
  黑夜里的旅人
  
  总会频频回首
  
  想象着那是他初次的
  
  初次的爱恋
  
  -《孤星》
  
  结束录播工作走出电视台,他抬头望望夜色正浓的天。
  
  一颗星星挂在天际,闪烁着细微的光芒。
  
  “大林,该回去休息了!”经纪人航哥从身后走来对他说道。
  
  他收回眼神跟在经纪人身后上了车。屁股刚挨上后座,郭麒麟打开手机在一长串的未接信息中急切寻找着。纤长的手指在屏幕上飞快滑动着,当一个心心念念的名字映入眼帘时,他弯弯嘴唇点开了信息。
  
  昏黄的路灯下,一只像河马又像鳄鱼的,绿油油的小怪物乖巧坐在车后座上。
  
  自从那次堪称演出事故的笑场之后,无论到哪儿演出都会收到这样的毛绒玩具。打开阎鹤祥家的储藏室,放眼望去一片绿油油的。
  
  “大林,我怎么觉得眼前都是绿色的啊?”那天阎鹤祥弯腰低头凑到他的面前:“你瞅瞅,哥头上是不是也是绿的啊?”
  
  去你的!郭麒麟恶狠狠推开自家搭档的大脑袋。只要自己愿意,他阎鹤祥分分钟都能顶着一片大草原好不好!
  
  不是没遇到肤白貌美的理想型,也曾遇到过心灵契合的有趣灵魂。可是他的心里早装了个人高马大的阎壮壮,再没有空余的地方留给别人啦!
  
  最近一年自己的行程被塞得慢慢的,遇过很多人,也走过很多地方。压在心底最深处的渴望,还是老家滚烫酥脆的大麻花和那人踏实温暖的怀抱。
  
  他望着屏幕上的小怪物,仿佛能看到那个人穿着篮球背心举着手机笑得像个傻子,郭麒麟微笑着飞快打出一串文字发送出去然后将手机扔到旁边,扭过头望着窗外发呆。
  
  天边那颗孤独的星星在想什么?是不是在想着地上那个同样孤独的旅人?
  
  ……
  
  
  
  “阿嚏!”
  
  远在皇城根儿的阎鹤祥没来由地打了个喷嚏。
  
  啧啧天气这么快就转凉了吗?
  
  他抬手搓搓自己的胳膊,想着远在千里之外的那个城市有没有降温?临出门前某人嫌麻烦死活不多带几件衣服走,威逼利诱无果后他只得偷偷往航哥的包里多塞了几件某人的外套进去才算踏实。
  
  啧啧我这是养了个媳妇儿还是个儿子啊?!阎鹤祥腹诽着,再次结结实实地打了个喷嚏。
  
  称呼不重要,重要的是郭麒麟这个人!五年的搭档,五年的相守,是搭档,是朋友,是亲人更是自己放在心尖尖儿上的人。有过顾虑,也有过争吵,但好在最后还是义无反顾地趟过十五年的时光长河,紧紧抱住彼此承诺不离不弃。
  
  阎鹤祥低头看看车筐里的那个绿油油的小怪物,想自己真是受虐体质!家里一屋子绿还看不够,大晚上出来溜达看到路边小店有卖就欢天喜地买下来。
  
  嗨,谁让这是某人的“儿子”呢!阎鹤祥的眼前出现一个细伶伶的少年,跳脚委屈巴巴地嘟嘴指着小怪物说道:“这是我的...”
  
  你的你的都是你的!阎鹤祥乐呵呵得像个傻子似举起手机给乖巧坐在车后座的小怪物照了张照片然后发出去。
  
  一大龄男青年半夜不睡觉,驮着个毛绒玩具到处浪。阎鹤祥可想而知德云社其他师兄弟看到这条消息后不定憋着怎么损他呢!那又怎样?又不是给他们看的!
  
  推着自行车在回家的路上缓缓前行,阎鹤祥低头望着自己被昏黄的灯光拉长的身影。以前还在小园子的时候,演出结束后两个人前后脚走在这条路上,阎鹤祥慢悠悠在前面走着,偷偷垂眼看着身后那个影子试探性地伸手去触碰自己的,他看了一路忽然停住脚步扭头盯着被发现后一脸惊慌的小少年,然后不发一言握住了少年有些汗津津的手,两个影子融在一起,再也不舍得分开了。
  
  如今这条路上只剩下他一个人在黑暗中孤独前行,他的小少年此刻在别处如天上的星星般发出璀璨夺目的光芒。
  
  郭麒麟参与的大大小小的节目他看了好几遍,头发高高梳起,西装加身,在一众明星艺人当中谈笑风生,妙语横生。面对尖锐问题时不慌不忙,三两拨千斤看着屏幕里散发成熟魅力的郭麒麟,阎鹤祥想着这还是我怀里酣睡流口水的那个小少年吗?
  
  曾经他张开一把大伞,将年幼稚嫩的郭麒麟纳入自己怀中仔细收好,任他胡作非为,调皮捣蛋。如今这把大伞落在了渐渐长大的郭麒麟手中,和自己并肩同行,看尽繁花灿星。
  
  我的林林终于长大了!阎鹤祥抚摸着手机屏保上笑出两颗兔牙的郭麒麟不由地感慨到。
  
  “叮”伴着清脆的铃声,手机屏幕上弹出了一条信息:
  
  “别说,这孩子长得真随他爹,大脑袋小眼睛!”
  
  他盯着这条短信想象着屏幕那头的小少爷乐不可支的模样,粗粗的手指飞快地在手机上打出几个字然后发出去:
  
  “听说孩子长相随父母一半一半,孩子脑袋大随我,眼睛小别说肯定随你。”
  
  “去你的,谁跟你有儿子了?!”郭麒麟连忙回道。
  
  “官方认证,这算二胎!郭麒麟你禽兽,生完孩子就翻脸不认人”若不是某人不在现场,阎鹤祥只怕连兰花指都翘上了。
  
  手机屏幕亮了一下然后再没下文,阎鹤祥盯着“去你的吧!”几个字笑的一脸满足。他抬头望着天边那颗孤星,盘算着某人的归期。
  
  谁说一个人的路途寂寞无聊?喏,还有颗星星陪着我,惦记着我。
  
  ……
  
  “郭麒麟你禽兽...”
  
  坐在车里的郭麒麟瞅着千里之外某位大脑袋“怨妇”的控诉只觉得脸热心跳,急忙抓过水瓶大口大口喝着水。跟着他哥这么些年,空学了“开车”的架势仍没学到精华,十回有九回还没摸到车把手就被“老司机”阎鹤祥甩下车去。
  
  哼,等回北京看我理你才怪!郭麒麟愤愤想着然后打着“去你的吧!”然后发送出去
  
  他仰头找准一个舒服的姿势靠在车后座上,连日来高强度的工作着实让他有些吃不消。郭麒麟不怕吃苦,但现在他怕,怕自己混的不好,砸了父亲辛苦创下的金字招牌,更怕阎鹤祥和自己就这样籍籍无名,混沌一世。
  
  所以纵使心里有再多疲惫和不情愿,他还是选择孤身一人闯荡拼搏,只有脚下的路踩踏实了,他们俩才可以仰首挺胸,大步流星奔向似锦的前程。
  
  身旁的手机屏幕重新亮起,拿起手机看到信息后先是一愣然后自然而然地扬起了嘴角。
  
  “咱儿子说了,你一个人在外该吃吃该喝喝,该加衣的时候就多添几件!我们在家等你回来!”
  
  他微笑盯着这条信息看半天,忽然听到坐在前面的航哥开口慢悠悠说了一句:
  
  “大林,你真该好好看看自己现在的模样,真的,像中了大奖似的!”
  
  后视镜里的男生脸上挂着大大的笑容,眼角眉梢洋溢着幸福和满足。
  
  “嗯,这奖是挺大的……”他喃喃说着,扭头望着天际那颗孤星,双手握着手机就像握住那双温暖厚实的大手般心里感到特别踏实。
  
  虽然此刻孤身一人,但他万幸自己从来不是一颗孤独的星星,远在千里之遥还有人牵挂着他。
  
  这是他初次的,也是唯一的爱恋。
  

评论
热度 ( 44 )

© 梦客-sev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