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客-seven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从心而为-这个名字还不错

  “守塔的,来新人了!”天将面无表情地说道。

  

  他缓缓站起身来,挥挥宽大的袖袍打开了浮世九层塔的大门。

  

  “喏,进去吧!”天将对另一个人说道。

  

  “哎呀你别推我,我自己能走!”说话的声音青涩稚嫩,带着股不服输的倔劲儿。

  

  走到他面前时,那个青涩的声音带着笑意说道:“哥哥,往后还请多多照料哈!”

  

  他抬起头正对上一张年轻的笑脸。

  这是个珠圆玉润的少年郎,眉眼弯弯不知忧愁的样子。他楞了一下重又恢复冷漠神态,伸手指了指最顶层说道:“一直走上去就看到你的牢房了。”

  

  “哦”少年也没多话,冲他咧嘴笑了笑然后迈着大步走进去。

  

  两个天将见差事已了抬腿就要走,他忽然升起一股冲动将他们叫住。

  

  “等等,这人犯了什么罪?”

  

  “这种事岂是你这样的小仙能知道的,别乱了规矩,记住你只是个守塔的!”面无表情的天将驾起祥云乘风而去。

  

  他迎风而立,面无表情不知在想些什么。

  

  他没有名字,不知老家何处父母是谁?打有意识起,他就在这里看守这关押罪仙的浮世九层塔。客气点儿的管他叫声仙客,大多数也不过轻描淡写一句守塔的,千年万年听习惯了也就不在乎了。

  

  他想到刚才那个少年,这九层塔历来关押的都是忤逆犯上或者罪大恶极的仙人,可是无论哪条罪责他都无法与那少年联系在一起。

  

  算了算了,这不是我该管的事情!他想起刚才那个天将的话,然后收起自己的好奇心。

  

  扫塔,巡逻,加强防护。他如往常开始一天的工作。当他巡到第八层时,忽然从头顶传来轰隆一声。他微微皱眉,抬腿迈上了台阶。

  

  当他到达第九层时,见其他牢房里的犯人都安安静静待着,唯独最后一间房间传来异常的响动。

  

  难道是新来的那个少年?想起那张年轻的笑脸,他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他大步流星走到最后一间牢房,眼前的景象让他感到格外的诧异。

  

  一只金光灿灿的麒麟神兽此刻正喘着粗气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露出银白色的肚皮。

  

  稀奇啊稀奇,这琉璃塔自存在以来关过无数仙子神官,还从未关过任何的神兽异物。史书有云,麒麟性温和,主和平,自古可是祥瑞之兆,这麒麟少年究竟所犯何罪?他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

  

  “我说,哥哥你就干看着也不知道搭把手啊?这地砖又冷又硬,硌的我好不舒服!”少年的声音打这只麒麟嘴里发出。

  

  呵嘴还挺碎!他背着手隔着牢房的栏杆居高临下望着四只蹄子奋力向上蹬踹的小神兽:“你在做什么?”

  

  “我...”麒麟少年闭了嘴,心想要是告诉你我化作原形是想靠蛮力撞开牢房的话,还能有我好果子吃吗?!

  

  “我做舒展运动呢,嘿嘿!”

  

  他的眼神扫过栏杆上被火焰灼烧出来的焦黑痕迹心下了然,他蹲下身慢条斯理说道:

  

  “呐如果你跟我说实话,或许我就考虑让你自由来去。”

  

  “真的?!”闻听此言地上的麒麟睁着铜铃大眼,在得到男人的点头承诺后,单纯的少年一股脑把自己的“逃跑大计”全部都和盘托出。

  

  “哥哥,我知道逃跑不好,可我这不还没跑出去嘛!呐呐你刚才可答应过的,君子一言驷马难追,男子汉大丈夫你可不许耍赖哈!”小神兽碎碎叨叨跟他念着。

  

  他抬手袖袍一挥将这小麒麟恢复成少年模样。当少年意识到自己还待在牢房里时,他手脚并用从地上爬起走到守塔的男子面前怒气冲冲质问道:

  

  “你这人怎么说话不算数啊?!不是说好要给我自由吗!你还是男人嘛你!”

  

  “我说话算数啊!”男人的脸上流露无辜的神色:“你看你现在是不是比刚才活动更自由些,还能跑能跳的是不?”

  

  “狡辩!”少年狠狠瞪了男人一眼,扭过圆滚滚的身子面墙而坐。

  

  “喂,你叫什么名字?”男人问道。

  

  少年冷哼一声没有搭理他,男人望着少年的背影张张嘴不知道说什么只好悻悻然地离开了。

  

  察觉到那沉重的脚步声渐渐远去,面墙而坐的小少年悄悄扭头望着男人的背影气呼呼地做了个鬼脸。

  

  从那天起,少年看见他来了不是装睡就是背过身面对墙壁。连着几天下来,他发现那个大脑袋的守塔神仙就好像对他熟视无睹一样,每次上来巡逻只是在他的牢房前转一圈就走了。

  

  你不搭理我,我还不稀罕搭理你咧!

  

  少年撇撇嘴盘腿坐在地上,周身运转,气运丹田扯着嗓门开始唱起了歌。

  

  先唱自己老家哄孩子睡觉的童谣,然后是师父喝醉后哼的山歌小调,到最后实在没的唱了,干脆唱起了他老舅使坏教给他的十八摸!

  

  一口气连唱了好几首,直唱到嗓子沙哑,隔壁牢房敲栏杆抱怨骂街。那个圆咕隆咚的大脑袋也没出现在他的视线范围内。少年泄气地耷拉下脑袋,原以为这是个真心帮自己的人,没想到却是个没有人情味的呆木头。

  

  一个人闷闷坐了一会儿,再抬头面前多了个托盘,上面放着一个蟠桃。少年困惑地眨眨眼然后抬起了头。

  

  那个没有人情味的呆木头此刻正站在牢房外面,伸手指指那个托盘对自己说道:“吃!”

  

  少年低头瞅着那个鲜美多汁的蟠桃咽了口口水,迟疑了半天然后抬头看着那个大脑袋神仙:

  

  “这蟠桃三千年开花三千年年结果,只有在王母娘娘举办蟠桃会当天才能采摘,然后分发给大小神仙。距离上次蟠桃会结束还不到五百年,你这蟠桃哪来的?”

  

  他看着男人,男人也同样看着他。对视了许久,男人才松口说道:“这是上次王母娘娘赏赐的,我不爱吃甜食,所以一直留到现在,正好便宜了你!”

  

  是不爱吃还是舍不得?男人不说他也不细问,道了声多谢然后抓过蟠桃大口大口吃了起来。男人看着他吃的香甜,连脸上沾满了汁水都不知道,心里觉得甚是有趣,冷漠的表情难得松动了些。

  

  “喂”他轻声问道:“你犯了什么罪,被关在了这里?”

  

  “额……”少年犹豫了半天然后一脸天真无邪地对他说道:“哥,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那日高高在上的玉皇大帝不知搭错了哪根筋,打算弄一只麒麟来当自己的坐骑。于是他拉着太白金星兴冲冲跑到北川麒麟族的领地。挑来挑去他终于挑中了一只年轻结实的麒麟,当他肥硕的屁股即将坐在那只麒麟的身上时,这是麒麟张开血盆大口吐出五味真火,然后.....

  

  然后这只麒麟就把玉帝引以为傲的长胡须一把火给撩没了!

  

  “哥你给评评理,天庭里豢养了那么多的御马,他干嘛还要去祸祸一只神兽?!就他那比我越师叔还肥硕的体格,漫说麒麟了,文殊菩萨的狮子吼来了都不一定能扛得住!”

  

  男人挑挑稀疏的眉毛,慢悠悠的对一脸正气凛然挥动胖乎乎小拳头的少年问道:“这个故事跟你关在这里有什么联系吗?”

  

  刚才还战斗力十足的小少年听到这话瞬间吃了瘪似的,涨红了一张黑面皮小声嘟囔着:“明知故问,哥哥你欺负人!……”

  

  他没说话,可是心里早就乐开了花!守塔守了这么些年,这还是破天荒第一次碰到这么可乐的事儿!一想到那高高在上的玉帝老儿甩着一嘴冒火星子的胡须跑来跑去的样子,本来就歪的嘴撇的更歪了!

  

  “哥,我会不会被关很久啊?”少年特别失落地说道:“临出门的时候太匆忙,还没有给出门远游的爹爹捎个信,他回来找不到我肯定是要担心的。师父的寿辰快到了,在山下订的那几坛子好酒可怎么办?...”

  

  他听着少年念叨着那些还没来得及办的事情,背在身背后的双手松了握握了松。他没那么多耐心去听别人的事情,更没那些个闲心去安抚别人,可是现在他决定破一次例。

  

  “其实....”他沉吟片刻然后说道:“从前也有些仙子神官犯了和你相似的罪过被关在了这里,要不了多久,玉帝气消了也就恩准他们重新回到九重天。”

  

  闻听此言少年抬起头,一双眼晶晶亮望着这个大脑袋的神仙:“真的?!”

  

  大脑袋神仙点点头,然后见那小少年站起身蹦跳着来到他面前,他忽然有种错觉,若不是有监牢的围栏挡着,只怕他能蹦到天河那头的月宫去!

  

  “我叫大林,来自北川。”少年抬头挺胸做起自我介绍,他一脸期待地望着大脑袋神仙:“敢问哥哥姓名?”

  

  “我没有名字。”他忽然想到那个天将的话淡淡说道:“我只是个守塔的,名字于我可有可无罢了。”

  

  原以为少年就此打住不再发问,哪知这个叫大林的少年却伸手穿过围栏一把握住了他的大手愤愤不平说道:“守塔的怎么了?!连渺小的星辰都有名字,何况哥哥你这么个大活人!”

  

  通过少年柔软细嫩的手掌,他感受到了从未体会的温暖。不曾感受人世冷暖的一颗心变得慌乱不安,想挣脱这双温暖的手,却又过分贪恋依赖。而心思单纯的少年浑然不知,他攥着那双大手皱眉思索了许久,忽然眼睛一亮对他说道:

  

  “三金,叫三金怎么样?”

  

  “什么?”

  

  “哥哥,以后我管你叫三金怎样?”少年笑嘻嘻对他说道。

  

  他哪里知道,三金其实是大林养的一只小兽的名字。他没什么坏心思,只是单纯觉得眼前这个大脑袋的神仙望着自己的样子与那只小兽如出一辙,炽热真挚,专一的很!只是此时此刻他正与自己的思想作斗争,完全没有看见少年偷偷上扬的嘴角。

  

  “好啊”他盯着少年攥着自己的手轻轻说道:

  

  “这个名字还不错!”

  



评论
热度 ( 26 )

© 梦客-sev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