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客-seven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从心而为-桃花糕和你都很好

  自从少年大林赠予三金这个名字以后,只要有人叫他守塔的,他都不厌其烦地指正别人对自己的称呼。

  

  “三金”他顶着那张淡然如水的脸固执地说道:“我的名字叫三金!”

  

  这浮世琉璃塔地处九重天外的天河,他每天见到的除了押解罪人的天将外就只剩下关押在牢的仙子神官了。无论是粗犷的还是柔媚的声音,听来听去三金觉得他们叫的还不如那个麒麟少年叫的好听。

  

  那未经岁月残酷打磨的少年声音,如星辰坠地般的清脆悦耳,掷地有声。

  

  他心情不错的一路来到了浮世塔的九层,来到了关押麒麟少年的牢房。

  

  “你在做什么?”他低头瞧着撅腚趴在地上的少年好奇问道。

  

  “你觉得现在我能做什么?”

  

  大林直起身子环顾四周黑黢黢的墙面,不满加无奈地说道:“这里什么都没有,就算我想做什么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今天是人间的花朝节,凡人都会在这一天踏青逛庙会,蒸桃花糕祭拜花神娘娘。三金你去过人间的庙会吗?举着七彩风车跑来跑去的小孩子,站在货摊前卖力吆喝的商贩,还有软糯清香的桃花糕....”少年边说边直砸吧嘴,仿佛那香气扑鼻的糕点就在他的眼前一般。

  

  三金瞅着他一脸满足的模样想那肯定是很好的景象,所以令少年即使身心阻隔在这狭小的牢房里依然能神驰向往。他羡慕甚至有点嫉妒大林,能在这么好的年纪,可以这般肆意徜徉于天地间,不像自己只能守着这座巨大的“牢笼”脱不得身。

  

  “三金,你怎么了?”大林见他半天不说话,好奇地凑过去伸手拉扯他的衣袖。

  

  他摇了摇头,不动声色将衣袖从大林的手中抽出,不发一言就离开了。

  

  他这是怎么了?大林困惑地望着他匆匆离去的身影,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三金一路走到了天河的尽头,这里除了河中熠熠生辉的流光石和岸边那棵万年的扶桑树外空空荡荡的,却是他闲来无事最好的去处,除了.....

  

  “哟守塔的,今儿什么风把你吹到这里了?”

  

  一个白白净净的小胖子站在扶桑树下,看见他高兴地走过来打招呼。他点点头知道这是曹小四,成天自诩是九重天第一逍遥散人是也!

  

  “听说你现在有了个名字,叫什么什么金?”曹小四皱眉思索了半天。

  

  “三金”他“好心”提醒一句:“我叫三金。”

  

  “对对,三金三金。”曹小四的眼角乐出了细小的纹路:“这名字听着怪吉利的,唉这谁给你想出来的?”

  

  曹小四一贯嘴碎爱挤兑人,三金知道他心肠不坏也就不去理他,只是背起双手站在河边望风景。见他不理自己,小胖子只好闭紧嘴巴走过去站在他的旁边。

  

  “人间是个什么样的?”三金开口问道,眼睛却盯着河里发光的小石头看。

  

  “人间啊,那可是个逍遥快活的所在啊!”曹小四发自内心的感慨道,忽然他想到什么扭头一脸期待看着三金:“怎么,想通了?要和我一起下界玩玩?”

  

  三金盯着河面摇了摇头,他回过头对着有些失望的曹小四说道:“你帮我带点儿人间的东西回来。”

  

  闻听此言,曹小四瞪大双眼一蹦三跳指着三金的鼻子哆哆嗦嗦喊道:“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守塔的么?!这种大逆不道的话都说得出来,私自裹挟人间的东西上来可是天庭重罪!”

  

  “闭嘴!”三金重重呵斥一声,吓得曹小四立马噤声。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干的那些事儿。”三金回头看他:“一句话,带还是不带?”

  

  原本还胆战心惊的曹小四听了三金的话立马换了副嘴脸,他笑嘻嘻地说道:“既然你知道我干的那些事,那也应该知道我办事的规矩。”

  

  “说吧,我要拿什么东西跟你换?”三金问道。

  

  曹小四扭过身望着熠熠生光的河面良久,然后他伸出手指了指河面说道:“给我捡一块河里最大最亮的石头上来!”

  

  三金扭过头来一脸“你逗我呢!”的表情望着曹小四,曹小四不以为意整整自己的衣袖然后对他说道:“要想找我办事,就得按我的规矩办。”

  

  在沉默了三秒之后,三金沉静似水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松动,他弯下腰一边卷裤腿一边对曹小四询问道:

  

  “你要河里的哪块石头?”

  

  ……

  

  他不知道这是自己第几次从梦中醒来。

  

  好想家啊!

  

  少年摊开手脚躺在地上开始胡思乱想了起来。

  

  也不知道家里现在是个什么情况?想那玉帝老儿虽然是个要颜面的人,但总不至于为了这点小事难为家里面吧?他翻了个身苦苦思索起来。

  

  忽然他闻到一股香喷喷的糕点味道,站起身来瞧见守塔的仙人三金端着一碟糕点站在牢房外。

  

  “桃花糕!”

  

  他凑过去看清是何物后开心地笑弯了眼。三金伸手一指施法将糕点移动到了他的手中。

  

  “尝尝看!”三金淡淡说道。

  

  顾不得许多,他赶紧拈起一块塞进嘴里。桃花的清香和牛乳的甜香充斥了整个口腔,满满的回忆涌上了心头。

  

  第一次跟着小舅舅他们偷跑下山,他一手拿着桃花糕一手攥紧小舅舅的衣襟,瞪大眼好奇地望着热闹又陌生的一切。后来被爹爹知道后祭出家法严惩。那粗长的戒尺打在手心上虽然热辣辣的,他却因久久不散的桃花糕的香气而忘了喊痛!

  

  这是他关于桃花糕深刻又美好的回忆,也是关于家的回忆。

  

  “怎么,不好吃吗?”那守塔的仙人见他默默将糕点放下开口问道。

  

  “没事儿”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轻声说道:“我只是……想家了。”

  

  “家?家是什么?”大脑袋神仙皱起两道稀疏的眉,很多时候他都不懂这个少年到底在想些什么。

  

  “家啊”他思索了半天,然后伸手指了指自己的心口:“当你累了倦了心里想到的第一个地方,那就是家!”

  

  守塔仙人三金没有说话,从塔顶倾泻的淡淡天光模糊了他的眉眼。他盯着少年的心口半天,然后摇摇头说道:“我还是不懂。”

  

  望着那双淡漠疏离的眼眸,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低下头默默吃着桃花糕。聪明如他,从之前押解自己的天将和连日里相处也揣摩出这个守塔的仙人是这九重天上最无足轻重的,就算哪天烟消云散都不会有人记得还有这样一个人存在过。到底是未谙世事的少年心性,大林没来由的对这个话不多的仙人生了同情。

  

  “哥”他拈起一块糕点不由分说塞进了三金的嘴里笑嘻嘻说道:“尝尝看!”

  

  瞧着三金那张圆乎乎的脸上有了一丝细微的变化,两道缠在一起的眉毛渐渐舒展。他有些期待三金的回答,便开口问道:“好吃吗?”

  

  三金没说话只是伸手示意他靠近一些,他不明所以靠在围栏上抬头望着他。只见这个大脑袋神仙伸出一只大手穿过围栏揩去他嘴角的残渣,动作轻柔又舒缓。就好像他那个在脑海中仅剩零星记忆的娘亲。

  

  “大林,你怎么吃的满嘴都是啊?!”

  

  记忆里那个模糊眉眼的女子冲自己笑得甜蜜又满足,一双白净温暖的手轻轻抚摸自己的脸颊。

  

  “大林,你怎么又发起了呆?”

  

  三金的话将他从回忆中拉回,大林愣愣看了他半天然后摇摇头,见他没事三金开口说道:“你若爱吃这个糕点,以后我会常给你带。”

  

  “可是挟带凡间东西上来是天庭重罪啊!三金你这太冒险了!”

  

  “我有我的办法,你无需担心。”三金淡淡说道。

  

  大林看着手中的糕点细细思索刚才三金的话,半晌才挤出一句话:

  

  “三金你....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啊?”大林开口问道。

  

  塔顶倾斜而下的天光笼住三金高大的身形,柔化了他的神情,此时此刻他就像个三四岁的孩童眨着眼睛无辜单纯地看着牢中的少年。

  

  哎呀怎么会这么可爱,好像摸摸他软软肉肉的下巴。大林又开始胡思乱想了起来。

  

  “这是谢礼!”大脑袋神仙开口对他说道:“谢你赠予我这个三金的名字。”

  

  “哎”大林红着脸不好意思说道:“我就顺嘴胡诌的,赶明儿我带你去见我那几个师叔吧!他们一肚子都是墨水,应该能给你起个不错的名字。”

  

  “可是...我觉得还是三金这个名字好!”三金一本正经地对他说道:“尤其是从你口中叫出来的特别好听!”

  

  这下大林脸上的红晕一路染上了他的耳垂,这么孟浪轻狂的话为何三金这厮说起来脸不红心不跳,得亏自己不是大姑娘,不然啐他一脸都不解恨!

  

  “你你不要胡说八道!”大林结结巴巴说道。

  

  “可我说的是真的啊!”三金特别无辜地说道:“这些天我让那些关押在这里的人挨个叫我的名字,可是都没有你叫的好听!”

  

  “别说了……”少年害羞的眼神飘忽了一圈才落到了“调戏”他而不自知的守塔仙人三金的脸上:“三金,谢谢你对我这么好!”

  

  听到少年又叫了一声自己的名字,三金露出了满足的神色,然后特别认真说道:“糕点真的很好吃,你叫我的名字也很好听!”

  

  唉这个人!

  

  大林又羞又急想要反驳,可是看着三金因为高兴快歪到耳朵的嘴角,心里又不觉得什么了。他伸手揩去挂在三金嘴角的糕点渣笑着说道:

  

  “嗯,我也觉得挺好的!”

  

  


评论 ( 1 )
热度 ( 28 )

© 梦客-sev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