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客-seven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日常小碎片2-良堂

孟鹤堂的本事之一:是能在眼泪流出前生生给憋回去,业界名称:刹车哭。

周九良的消遣之一:是看着身边的逗哏如何花式哭泣,内心OS: 蛇精病。

嫌弃归嫌弃,终归情人眼里出潘安,周九良觉得先生哭哭啼啼的模样还是好看的。

一张白净的面皮由里往外泛着粉,像春日里蓄势盛放的花骨朵,顶尖透着欢喜的绯红,桃花眼潋滟盛满盈盈的水,薄唇微微张开露出细嫩的舌尖。

素日里面沉似海的周先生每次在台上看见孟先生眼泛泪光的模样,心里仿佛藏着座蠢蠢欲动的火山般随时准备喷发!

奈何孟先生台上台下泾渭分明,台上各种作妖放飞自我,台下各式爱好修身养性,十足十安静的美男子一枚。

“求如何让自家先生哭出来!” 

某天周宝宝无聊在九字辈群里随手发出这么一条话来,正当他后悔准备撤回时,师兄师弟的信息齐刷刷发来,铺天盖地的“禽兽”二字!

唉,还有没有点同门情谊了,我就随口一说!周宝宝无奈地想着,突然又一条微信发来:

“摁在床上做俯卧撑做一宿,看他哭不哭!”

他瞧着上面署名为“一个不愿透露姓名的德云老舅家属”,然后默默将这条信息转给了远在玫瑰园休整的某“老舅”。

“九良你看啥呢?这大晚上就听你这手机响!”

不明所以的孟鹤堂凑过来,穿着粉红长褂惹得周九良不自觉多看两眼,心里悄悄升起个馊主意。

“先生,看你后面!”

他的话音刚落,孟鹤堂身后的门特别给力地“砰”一声被穿堂风狠狠关上发出巨大声响,吓到孟先生嗷地一声扑向周九良,整个人挂在他的身上不撒手。

天时地利就是人不太给力啊!

美人在怀的周先生自然很是满意,可是瞧着某人惊魂未定的脸没有半点要哭的意思,周九良又觉得有点遗憾。



 孟鹤堂最近觉得自家崽子有点儿犯魔怔,有事没事动不动弄出点儿动静吓唬他。

 自己把航航的玩具偷送给侄子侄女被他发现了?

 还是,还是上次与电视台小助理聊得太嗨冷落他了,所以他一直耿耿于怀到现在?

 他不明所以,明里暗里地探口风,怎奈周先生软硬不吃,愈加的让他看不透了!

“你说,周九良他是抽的哪门子风?!”

 某天他去玫瑰园看师父师娘以后,正巧碰见了张云雷,索性将自己的困惑都说与他。

 张云雷眨眨眼一副我就知道的模样,然后掏出一个手机划拉几下后递给了他,孟鹤堂隐约记得这好像是杨九郎的手机。

“看看你家男人都说了啥?”

 他接过手机,忽略了满屏的“禽兽”只看见了最上面周九良的问题和最下面某家属的回答,恩,所以这就是最近他想的最多是这个啊!孟鹤堂思考着什么,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雷雷,我买来全京城最好吃的牛肉饼,你快给我开门啊!”
“死外面去!”张云雷的脸上闪过一丝可疑的绯红。

“你先给我开门,我把牛肉饼放下再走,行吗?”

 听着外面杨九郎可怜巴巴的回答,再瞧瞧张云雷害羞的神色,孟鹤堂越发怀疑杨九郎是不真的身体力行拉着这妖精做了一宿的俯卧撑?

 “你看我干嘛!”

  被孟鹤堂的眼神盯的极为不舒服的小妖精回瞪过去,然后抢过手机说道:“你看看,九字有一个好人嘛!”

 “咳咳,貌似这其中还有你的家属,而且还是他起的头!”

 “那说起来还是上梁不正下梁歪,也怨不得杨九郎!”

 “你说的是咱师父吗?”

  孟鹤堂微笑看着张二爷护短不成反被套路气急败坏的模样,然后伸手安抚道:“我开玩笑的,怎么还生气了呢?”

 “谁生气了?我犯得着么我!”张云雷话锋一转对他问道:“话说你怎么惹到周九良了,不盼你见天乐呵的非让你哭?”

 “嗯,许是我哭的太好看了吧!”

  他摸着下巴沉吟了下缓缓道出缘由,惹得张云雷在旁更为烦躁,早知道让杨九郎进来秀秀恩爱好了,秀不死丫的!

  过了几天,当周九良周先生坐在家中看电视时,他抬眼看着自家孟先生坐在自己旁边,笑得要多荡漾有多荡漾!

 “先生,你要矜持。”

  周先生正襟危坐不看他,一颗心早已扑腾扑腾直跳。忽然他的脸被一双手扭过去,他抬眼看见孟先生面带微笑,一张薄唇开开合合对他说道:

 “下面,由我为你表演花式哭法十八种,第一种.....”

  后来周九良已经不记得孟先生一共表演了几种哭法,他只记得自己一把抱起正哭哭啼啼的孟鹤堂往卧室走,按照某家属的说法,结结实实拉着自家先生在床上做了一夜的俯卧撑。

  第二天他低头不语给自家腰不好的先生按摩,顺便接受了下孟先生“爱”的教育,待到孟先生住了嘴,沉默良久的周先生俯下身在孟先生的耳边轻声说道:

“先生,你还是多笑笑的好,你那样哭我受不了!”

爱人怎样都是好的,都是我的人,瞧着孟鹤堂泛红的耳尖,周九良笑得一本满足。



评论
热度 ( 38 )

© 梦客-sev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