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客-seven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同步

  在朋友看来,吴英雄和袁帅是这世上最不搭的一对情侣。


  “就好像勇往直前的猎犬搭上了不思进取的猫咪。”蓝西英如是说。


  “狗屁啦,我们哪儿有什么好不搭的!”


  吴英雄嘴上逞能,可是心里清楚蓝西英的话不是没道理。神经大条如他总是不知道自家温柔沉静偶尔行为呆萌脱线的爱人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所以他加倍的对袁帅好,替他经常去看看在疗养病院的父亲,每月拿出大半的工资帮他还债。


  可即使这样袁帅还是跟他提出了分手。


  那天晚上的月亮很圆,他们在床上翻云覆雨的很忘我,爆发之后的英雄趴在袁帅过于瘦弱的胸膛上静静听着他的心跳,当睡意慢慢涌来时他听到了袁帅的声音:


  “英雄,我们分手吧!”


  他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坐在床上傻愣愣看着袁帅穿好衣服,拿出早已准备好的旅行包。


  “英雄。”


  他走了两步又折返回来,迟疑了下然后对直起身子满脸期待的英雄说道:


  “你帮我还债的钱,我会尽快还给你的!”说完转身走出了房间。


  吴英雄望着房门,脑子里一片空白,从那夜开始到现在他都想不明白:


  他和袁帅好好的,为什么要分手呢?


  


  


  对啊,为什么要分手呢?


  袁帅也说不清楚,就像当初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稀里糊涂就答应做吴英雄的爱人一样。


  在他看来,英雄年轻有为,虽然性子火爆但富有正义感,就像他的名字一样,是个众人仰慕的英雄人物,英雄当配美人,而不是像他这样一无是处的小男人。


  袁帅叹口气铲起一大块大象的粪便摔进独轮车里。忽然他裤兜里的手机响起,是有缘网的中介。


  是的,他又重新开始和有钱女子联系相亲,除了这副好皮相袁帅想不到自己还有什么本事可以很快还清所有的债务。


  “袁先生,你已经拒绝掉五个了,这一次无论如何都要成功,就当帮我个忙好不好,失败率太高我在公司很难做的……”


  不等中介说完他先挂断了电话,抬起头正对上大象的眼睛苦笑一声:“我是不太傻了?”


  他的确挺傻的,傻到在与前五个女人四目相对的那一刹那后说声抱歉然后抬腿走人。


  在那一双双眼睛里他看到的只有欲望、鄙视或者别的东西,这不是他想看到,他想看到的清澈见底的,遮不住满心欢喜和爱意的眼睛,那个人的眼睛……


  袁帅不敢继续想下去,匆忙穿好自己惟一一套西服前去赴约。


  女人很漂亮,一双眼睛清澈动人,她望着神色有些犹豫的袁帅轻轻开口说道:


  “袁帅,你能帮我吗?”


  “你要我怎么帮你?”袁帅问道。


  “和我结婚!”


  袁帅惊讶地张开嘴巴,但在随后与女人的交谈中他知道了所谓结婚不过是一场对付她未婚夫的激将法。


  “我们好不容易克服了所有的困难,也得到了家人们的认可,可现在他突然和我说分手,我真不懂这是为什么!”


  女人歇斯底里得对他哭诉着,袁帅坐在一边静静地喝着酒,不知过了多久然后喃喃说道:


  “是啊,这是为什么?”


  不知是问女人,还是问他自己。


  


  


  吴英雄从未如此挫败过。


  这几天他只要一闭眼就会看见那天醉醺醺的袁帅抱着一个女人出了酒吧,他想上前将人拖走,可是一双该死的脚像被钉子钉在了地上一般动弹不得。


  他不敢去质问可能早已“变心”的某人,只得将一腔郁结化作两只拳头尽数发泄在眼前的沙袋上,直到精疲力尽瘫倒在地上。


  关于他们分手的原因,吴英雄想了好久都想不明白,别别扭扭去问身边人。抛开嬉皮笑脸的陈真,无意识秀恩爱放闪的小绿浩克,就只剩下个蓝西英还算靠谱。


  “英雄,听起来这场感情好像一直都是你占主导权,你有没有问过袁帅的意思?”


  蓝西英的话犹在耳边,吴英雄不耐烦得抬手扒拉下汗津津的毛寸,怎么可能没问过?只是每次袁帅总是“好的好的”点头应允,乖的让他一把拉过来亲了又亲,哪儿会在意别的事情啊!


  算了算了,还是不想了,吴英雄突然想起自己今天还有约,只好起身去换衣服。


  驱车前往坐落在山脚下的疗养院,英雄下了车轻车熟路地走进去来到了一个单间,他轻轻推开了门,对着坐在床上的老人规规矩矩行了个军礼。


  “首长好,我是前来向你汇报工作的线人!”


  老人见到来人是他后激动万分,一把拉住他的手压低声音说道:“你怎么才来啊,三号特派员刚走,记住你一定要保护好他!”


  “三号特派员”是神志不清的袁爸爸对袁帅的称呼。


  闻听此言的吴英雄立马安抚了下老人,按捺不住心思冲了出去。疗养院不算太大,他来到了院子一眼就看见了坐在秋千上发呆的袁帅。


  每走近一步,吴英雄的心疼就多了几分,不知道该说什么就只是默默坐在了他的身边。


  “你怎么在这儿?”


  察觉到身边有人,袁帅扭头看见是英雄脸上挂满了诧异。


  “我答应过叔叔,这周末来看他的!”


  看见袁帅依旧心事重重的样子,想了又想开口说道:“你最近过的好吗?”


  “嗯,挺好的。”


  袁帅开口说道,依旧是一副温温柔柔的样子。

  “那个女人……很漂亮” 吴英雄顿了下然后直截了当开口问道:“你是为了她才跟我分手的吗?”

  袁帅“啊”了一声,扭过头困惑地看着他后知后觉意识到他口中的女人是谁,他不说话只是缓缓低下了头。

  “袁帅,我们之前那么好,我不相信你和我分手的原因就只是因为一个女人!” 

  英雄的语气变得激动起来,两只眼死死盯着低头无语的男人,过了好久才听到男人的低语声。

  “两百万……” 男人抬头看他,一脸的嘲讽。

  “她能帮我还清两百万的债务,你能吗?你要是能,我回来陪你吃饭陪你睡觉做什么都可以!” 说完男人起身抬腿就走。

  他望着男人瘦削的身影,抬起手想要挽留,却渐渐握成拳头狠狠砸在身下的木板上,发出一声溃败的叹息!

  

  


  


  袁帅几乎是逃一般飞快离开疗养院的。

  方才的话有真有假,真的是那个女人手里有他最需要的两百万,假的是他不会为了两百万而随便跟人做任何事!

  “这年头为了钱出来做鸭子还想立贞节牌坊,你脑子瓦特啦!”

  想起之前相亲的那个富婆满脸的嫌弃,袁帅想自己脑子的确是瓦特了,所以才会在结婚条约中写明不能发生任何过于亲密的接触。

  好在眼前的这个女人不在意,毕竟她只是需要一个“丈夫”陪她在自己未婚夫面前演戏而已。

  她带着袁帅去买高档西服,当身材修长的袁帅从试衣间出来时,女人眼里满是惊艳的光芒。


  “袁帅,我真担心你的爱人每天得为你吃多少的醋啊!”


  女人的玩笑让他羞红了耳朵,也想起了某人过于霸道的拥吻和满满的占有欲,他脸皮发烫,脑子发晕的由着女人垮起他的胳膊朝外走。


  女人的未婚夫是个很普通的男人,坐在高档餐厅里显得有些寒酸。袁帅远远看着他有些局促不安地扯了下自己精致的袖口,女人也同样的紧张,她凑到袁帅的耳边小声说道:“抱我,紧一点!”


  袁帅听话地搂住女人的腰,尽量表现自然地走过去,他看着男人急忙站起身,一双温和的眼睛盯着他和女人看。


  袁帅不认识男人,可他认识男人的这种眼神:真挚热烈的,藏也藏不住的爱意。


  两个明明相爱的人为何要走上这条猜忌试探的死胡同?袁帅百思不得其解,趁着女人上盥洗室的功夫偷偷问男人。


  “她为了我从大小姐变成了管家婆,想要留学旅行却只能困在锅碗瓢盆当中,以我现在的能力根本不能帮助她展翅高飞,所以我选择主动放手,不做她的绊脚石!”


  男人的话有些苦涩,有些无奈,袁帅瞧着他联想到了他和英雄,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安慰眼前这个痛苦的男人,忽然被一个人攥住了他的手腕,他抬起头望见了西装革履,脸黑似炭的男人,讶异地瞪大了眼睛。


  “英雄?”


  


  


  吴英雄很确信自己又一次搞砸了自己的升职机会。


  可是现在他无暇顾及那边怒气冲冲的南区局长和上级警司,而是把所有注意力集中在面前这个帅气潇洒的男人身上。


  天知道当他看见这个自己曾经的爱人搂着女人的腰走进餐厅时,他有多努力才克制住自己,没有冲过去将人扛走,带回家里用手铐牢牢拷住不让他离开自己的视线。


  “英雄,你怎么会在这里?”


  男人瞪大了眼睛望着他,吴英雄不做任何回答,只是拽着他踉踉跄跄出了餐厅,拽上了自己的车子。


  说不清自己此刻的心情,英雄盯着几个礼拜不见的人,只想勾起他尖尖的下巴,吻上他薄薄的嘴唇,一点点将这副修长瘦削的身体融进自己的身体里。他这么想了,也就这么做了,但男人似乎并不怎么配合,一直在他身下挣扎。


  袁帅过于激烈的反应让他有些惊讶,但犹如小火星般点燃了他体内压抑已久的情欲。他狠狠将男人摁在座位上,唇齿交叠时他听到男人的呻吟和断续的话语。


  “唔.....英雄...这....这件西服很贵的,别别扯坏了!”


  “别管他!”


  他继续不依不饶地纠缠着袁帅的嘴唇,手上继续撕扯着袁帅的衣服,可是袁帅接下来的话让他停止了动作。


  “英雄,我真的很不喜欢这样自以为是的你!”


  他直起身子呆呆望着眼睛通红的袁帅,不喜欢?自己那么喜欢他,他为什么不喜欢自己?


  袁帅趁着他愣神的功夫将他一把推开,然后将手伸向了车门把手。吴英雄缓过神来拉住他的手问道:“为为什么啊?”


  “我也想知道为什么?”袁帅坐起身深吸一口气后开口对他说道:“英雄你年轻有为,又是个公职人员,可是这样的你当初为什么会看上我这样的人呢?我一事无成,背着债又有个神志不清的老爸,跟我在一起只会拖累你。”


  “那又怎样,我不介意...”


  “可我介意啊!”


  袁帅直直盯着他的眼睛,嘴唇抿成了一条直线顿了下又继续说道:


  “英雄你对我很好,可是你的好就像冰雹般一股脑地砸向我,我感激可是我承受不住。英雄,在我们的这场感情里你总是大步流星朝前走,我跟不上你又不愿意你为了配合我而慢下了脚步,所以,放手吧,对你对我都有益无害也说不定!”


  吴英雄张嘴想要反驳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眼睁睁看着男人打开车门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


  唉,怎么会这样呢?他烦躁地挠挠头发。


  这一次他好像不止搞砸了自己的升职机会,但不小心弄丢了自己的爱人。


  


  


  从吴英雄的车上下来以后,袁帅一连病了好几天。


  人躺在床上烧得晕晕乎乎,脑子里闪过了好多片段,不同的片段里,却有同样的一个人。


  高兴的吴英雄,生气的吴英雄,爱吃醋的吴英雄....


  他想起了某天晚上,他俩依偎在一块儿看电视,看着一条巨大的鲸鱼孤独地游荡在深海里,发出没人听懂的声音来寻找自己的同伴。


  “要是一直找不到,他会不会很寂寞啊?”


  他的喃喃自语惹得吴英雄哈哈大笑,伸手将他搂得紧紧的然后说道:“不要担心,总会有条鲸鱼会配合他的频率,如果频率不对,就降低一点或调高一点,只要他够爱这条鲸鱼!”


  原来从那时开始起,吴英雄就告诉了自己所有的答案,自己还像个笨蛋一样仓皇逃开,根本没有看见前面的那条鲸鱼已经悄悄放慢了节奏等着他。


  病好以后,他将干洗好的西服还给了女人并且拒绝了她的结婚请求。


  “与其试探不如去问个清楚,这个世上没有节奏刚刚好同步的人,要想天长地久总是一个人迁就另一个人的节奏,只要你够爱他。”他微笑说道。


  放弃了相亲这条路,袁帅业余时间干起了快递,后半夜又在便利店值班做收银,虽然累但他心里踏实,不想从前那样爱胡思乱想。


  再次遇见英雄是在一个下雨的晚上,他站在便利店外的屋檐下边抽烟边等着交接,忽然他看到一个男人站在对面看着他。


  夹克仔裤,刺刺的寸头,一张正气凛然的脸上挂着温和的笑意。


  他叼着烟呆呆看着男人径直朝他走来,然后微笑对他说道:


  “好久不见,袁帅!”


  


  


  是的,袁帅,好久不见,我很想你。


  后半句话吴英雄没有说出来,尤其是刚才,他看到男人在烟雾之中落寞萧索的脸时就再也无法压抑自己多月来的想念之情。


  他看着袁帅扔掉烟头然后用脚踩灭,低头盯着脚边点点的火星不知在想些什么。英雄按捺不住心思,急切却又尽力放缓自己的语气问道:“这些日子你过的很辛苦吧?”


  “还好”袁帅抬头笑笑说道:“挣得不多但好歹自食其力,总比和富婆结婚吃软饭强!”


  眼前的男人虽然一脸憔悴,但眼里闪烁着希望的光芒,和从前那个阴郁不安的袁帅截然不同。


  “袁帅,你变了很多,但是是往好的地方发展,我很开心!”吴英雄说道。


  听到这话男人笑得更为开心,惹得吴英雄也跟着一起笑。两人相对着笑了一会儿后,袁帅忽然说道:


  “我想跟你说声对不起,过去我只考虑到自己,从没有真正替你考虑过。我们的节奏或许从来没有同步,可你已经在很努力向我靠近了,我能感受的到。”


  男人说话的声音依旧慢条斯理,淡淡的察觉不到任何感情。可是字字听在英雄的心里,像此刻雨滴敲打在玻璃窗上,滴答滴答的意外好听。顾不得许多顾虑,吴英雄伸手将男人搂在怀里,额头抵住额头悄声问道:


  “再给一次机会,好不好?”


  男人没说话,只是将头凑过来轻轻给了他一个缠绵至极的吻。英雄受宠若惊,然后牢牢搂住了他的瘦腰回应他。


  这一次,我们的频率刚好同步。吴英雄微笑想到。


  


  


                                                    


  

  

  

  


评论 ( 12 )
热度 ( 45 )

© 梦客-sev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