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客-seven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万圣节快乐

“英雄,后天我要加班.....”

某天晚上两个人靠在沙发上看电视时,袁帅盯着自家脾气火爆的爱人小心翼翼说道。

“怕什么,还没到我吃‘夜宵’的时候!”

英雄一把搂过袁帅抬手呼噜胡噜他柔顺卷曲的头发,脸凑过去像只狼狗般蹭蹭他的脖颈开口问道:“好端端的怎么要加班?”

“因为,因为是万圣节啊!”

袁帅叹口气,动物园最近生意不是太好,院长决定紧跟时代潮流,在万圣节这天搞一个所谓的恐怖嘉年华提高收入拉动人气,作为动物园的员工之一,他责无旁贷得跟着大部队一起为嘉年华活动尽一份力,虽然比起在嘉年华上扮小恶魔,他更想和英雄窝在家里吃南瓜派。

“抱歉啊英雄,后天不能陪你,不过我答应你回来的时候给你带南瓜派和恶魔饼干!”他拉着英雄的手无比真挚地说道。

望着自家男人一开一合的薄唇,吴英雄扬起嘴角凑过去狠狠香了一口,然后贴着他的嘴唇轻轻说道:“比起那些,我现在更想吃‘夜宵’...”说完伸手弯腰,用极其熟练的姿势将他的‘夜间大餐’—袁帅扛进了卧室。

那夜英雄一反常态,搂着袁帅纠纠缠缠到了后半夜,袁帅反应慢不知爱人的心事,又为着后天不能陪伴而心生愧疚,虽然累到眼睛都睁不开,但还是心甘情愿由着他胡来。

“袁帅,单位的事情重要,后天我去接你下班。”

英雄贴着昏昏欲睡的袁帅耳畔小声说着,袁帅哼唧了两声手搭在他的腰上打起了呼噜。英雄弯弯嘴角掖了掖被角才紧紧回搂住自己的爱人。

唉怎么会这样呢?英雄无不遗憾地望了眼偷偷藏在抽屉里的礼物。鉴于自己的工作关系,他们长年在一起的时间少之又少,每次回来袁帅都会上下打量他好几遍,确定自己没受伤后才如释重负地松口气然后紧紧搂着他不撒手。好吧,那样的感觉很好就像现在这样。想到这,吴英雄又紧了紧手上的力度,惹得怀里的男人嘟囔着混蛋,腰好疼又睡了过去。

英雄轻笑凑过去蹭蹭他的鼻尖,就在几天前他配合上级警司端了个诈骗团伙得了笔奖金,虽然不算丰厚但足以安排一场只属于他和袁帅两个人的约会。他绞尽脑汁安排好了后天的行程,却被袁帅的无良领导的“加班”而彻底搅黄了。

算了,谁让自己喜欢袁帅呢!这次没有机会还有圣诞节嘛!吴英雄宽慰自己,他喜欢袁帅,喜欢他早起时微微翘起的头发,喜欢他慢吞吞透着丝撒娇的语气,无论走到哪里他都在想袁帅,惹得陈真他们老笑话吴英雄的魂像被妖精勾走了似的,火爆英雄变成奶油小生,温柔得不像话。

奶油小生就奶油小生,只要袁帅喜欢变成奶茶都行!吴英雄坐在办公桌前想起袁帅那一双温和泛着笑意的眼睛心思又不知不觉地飘远了,等到他回过神来时,自己的身边已经聚满了人。

“英雄哥,你在那里想什么啊?怎么笑得这么开心?”小绿好奇地瞪大眼睛,看得他尴尬地放下搭在桌子的双腿,端端正正坐好。

“你真的很笨呐,小绿!”浩克故作嫌弃地吐糟了一句,他坏笑说道:“你没看到你的英雄哥眼泛桃花么!除了思春还能有别的情况吗?”

“思你妹!”

吴英雄一拳挥向浩克,年轻人机警地躲开,嘴上还不住调侃道:“哥你真是够肉麻哎!天天住一起面对面还瞧不够,上个班还要在心里想。”

蓝西英和一脸无奈的小绿并肩站着,她微笑看着吴英雄把浩克摁在怀里一顿折磨,待到浩克的惨叫声小了一点后才开口说道:“好啦好啦,浩克说的也是实话,你就别欺负他了。”

“连你也不帮我。”吴英雄抬头说道。

“难道不是吗?”

蓝西英笑笑看着这个她曾经喜欢过的男人,刚开始她以为吴英雄不过是逢场作戏,甚至还生出些阴暗心思想把他从那个男人身边抢回来。直到那次英雄重伤住进医院,隔着玻璃看着那个眉眼俊秀的男人紧紧握住英雄的手,蓝西英知道她输了,虽然有些不甘心,但看着英雄幸福的模样,她又有些释怀,慢慢的学会了放下,退回到朋友的位置来帮助他。

“不过话说回来,今天万圣节,你和袁帅打算怎么过啊?”

“对哦,今天万圣节!英雄哥,不如你和袁帅哥和我们一起去参加变装party好不好?”小绿特别期待地说道。

“不去,动物园办嘉年华,袁帅加班走不开!”吴英雄松开浩克,无精打采说道。

“嘉年华啊”浩克摸摸自己刚被勒的有点疼的脖子想了想说道:“我听朋友说了,那里面请了好多演员,模样超正的说!”

“对哦,袁帅哥长得那么好看,英雄哥你还真是放心让他去加班!”

小绿浩克不愧是一对秀逗情侣,一个抛话一个接话,活生生在吴英雄面前演了段即兴相声,顺便成功在他的心里招来了片小乌云,听得他两道浓眉紧紧皱在一起。

“不如晚上我们去看看,就当帮帮袁帅怎么样?”

蓝西英在旁边看戏看够了,她直起身子好意提议道。不出所料小绿和浩克点头应和,吴英雄也不拦着,抬手摸摸脖子想这样也好,省的袁帅因为自己跟的太紧而生气,虽然他确实想随时随地跟在袁帅身边。

一拍即合的几个人下了班齐刷刷往动物园走,在路上的时候,小绿和浩克还叽叽喳喳给吴英雄出主意,这个说打掩护,那个说帮他驱逐“情敌”,说着说着两个人又开始吵了起来。吴英雄握紧方向盘默念自家爱人的名字保持心态平和。

“袁帅知道我们要来吗?”坐在副驾驶的蓝西英忽然开口问道。

“我没告诉他,想给他个惊喜。”吴英雄摸摸自己胸前的口袋,嘴角微微上扬起来。

“恐怕这个惊喜比想象中的大吧?”

吴英雄不好意思地“嘿嘿”笑着,他挠挠自己的头瓮声瓮气对蓝西英说道:“阿英,遇见袁帅之前我竟然不知道和一个陌生人共度余生的心情这么迫切,你们老开玩笑说我是被袁帅勾住了魂,可是想想这样的魅力能维持几年呢? 我想的明白,就算他长皱纹了头发变白了,也还是我最爱的人。呵呵,我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变得这么矫情,可我真的就是这么想的。”

“爱让我们成长,是吗?”蓝西英一副了然的模样。

他点了点头,笑意更加的浓厚,相处两年,一路磕磕绊绊走过来,有时会吵架冷战一天下来谁也不理谁,第二天早起从彼此的怀抱中醒来,大眼瞪小眼了半天然后笑嘻嘻滚在一起;有时会因为走不下去而想要放弃的时候,可是在看到对方向自己走来的模样又觉得这样放弃真的好可惜。

两个人谁也不是这世上最好的人,在相处磨合的过程中互相改变,互相成就,渐渐才有了今天火爆不失温柔的吴英雄,温和中带着刚强的袁帅。

“看唉,这帐篷好大好漂亮!”

小绿的呼声打乱了他的胡思乱想,抬头看着七彩颜色的帐篷屋顶,吴英雄扬起嘴角,他喜欢的人在等着他。

“准备好了吗?”蓝西英微笑问他。

吴英雄点点头,这一刻他等了两年还有什么没准备好的呢?自信满满地下了车,可是当他走进动物园时却彻底傻了眼。

满眼尽是换上奇装异服的人,个个脸上戴着面具,谁是谁根本都看不出来,他抻长脖子急切得寻找着自己心爱的袁帅。

“这可怎么办?谁是谁根本看不出来嘛!”小绿穿着换好的小丑女服装四下张望,粉红色的马尾甩了甩去。

“不如我们分头行动吧!”浩克把一袋子衣服扔给吴英雄后,就拽着小绿和蓝西英走开了。

吴英雄望着渐渐远去的狐朋狗友,低头瞅瞅袋子里的衣服叹口气向卫生间走去。

走进去前还是南港分局的明星警察吴英雄,出来的时候就变成十九世纪的变身怪医—海德先生。他生的结实高大,惹得好几个“女鬼”和“女巫”频频朝他抛来媚眼,可惜海德.吴先生心不在焉,穿梭在人海之中寻找他的爱人。

“你好,请问您需要什么帮助吗?”

“恩,请问哪里有偏僻少人的地方吗?”

“您说什么?”

当他走到镜子屋里,隐隐约约从某个地方传来他熟的不能再熟的声音,“袁帅?”他试探性地唤了一声,然后缓缓朝前走去。

“小哥哥,你长的这么好看,有女朋友吗?”一个娇媚的女人声音响起。

“我...我没有女朋友。”

吴英雄握紧了拳头,继续朝着声音的方向走去。

“但是我有爱人,我们已经在一起两年了!”

闻听这话吴英雄顿住了脚步,方才还有些不爽的心情一扫而空,啧,这些镜子真碍事,他有些嫌弃地看着四周光滑的镜子,如果可以他真恨不得把镜子都搬走,才能不阻碍自己奔向自家爱人的脚步。

“爱人怎么了?我们偷偷的来,他不会知道的。”

女人娇滴滴地趴在袁帅的胸前,香肩半露,媚眼如丝地看着吸血鬼模样的男人。可是这个阴柔俊秀的“吸血鬼”不为所动,身子死死贴住后面的墙壁。

“也许吧,可我不想背着他有任何秘密,尤其是这种背叛的秘密。我的爱人是个很好的人,虽然有时幼稚爱吃醋,脾气差到不听人解释就乱挥拳头,但他把所有的温柔和信任都交给了我,哪怕之前我总想着去找富婆相亲吃软饭,他也只是瞪眼说袁帅你这样是不对的然后把工资卡放在我手里叹气说袁帅,你和我好吧!很笨是不是,可现在的我就喜欢这样的笨蛋!”

“我哪儿有你说的那么笨!”

袁帅和女人齐刷刷回头,瞧见一个穿格子西服的男人大大咧咧走过来,他挠挠短短的头发笑嘻嘻埋怨道:“这镜子屋真讨厌,七扭八拐的也找不到出口!”

“英....英雄?”

袁帅难以置信地看着男人朝自己走来,男人站定脚步不看他,一双凤眼定定看着困惑的女人微笑说道:“你好,南港分局吴英雄。呐,就是你抱着的这个男人的爱人!”

听到这话女人尴尬地松开手,灰溜溜地逃开了。偌大的镜子屋里就剩下了他和袁帅两个人。

“英雄,我.....”

没等袁帅说完,一个湿热温软的物体溜进了他的嘴里,吴英雄紧紧将他抱在怀里强势地吻他。

以前他总是抱怨吴英雄占有欲太强,每次亲完双腿发软不说嘴唇肿的都没脸见人,可是今天袁帅心里的惊喜大于埋怨,顺从的回搂住男人回应着。

“你身上的香水味好浓啊!”

吴英雄依依不舍连亲了好几口才放开了他,低头嗅嗅他身上的味道不满开口说道,看向他的眼神充满了委屈,惹得袁帅笑出了声,抬手揉揉他微黑的脸颊。

“你怎么来了?”

“小绿他们非要来,所以我...”

吴英雄看着一脸了然的袁帅,泄气似的一头栽在他的身上闷声说道:“我等不及在家等你还有南瓜派,所以就跟他们一起来了!”

“幼稚!”

袁帅嘴上骂着,弯弯的眉眼出卖了他的心情。他摸摸吴英雄的发茬小声问道:“刚你都听到了?”

“嗯”

“生气了?”

“有点儿”

吴英雄在他的脖颈处拱啊拱,拱的袁帅有些发痒,刚要抬手阻止却发现自己的左手被牢牢抓住。

“袁帅先生,从现在开始你有权保持沉默,但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将作为呈堂证供,你可愿意?”

“你又在闹什么?”

袁帅歪头看着一脸认真的吴英雄,只见吴英雄握住他的左手,右手举着枚戒指看着他,望着那镶着碎钻的戒指袁帅后知后觉明白点什么,口干舌燥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你愿意做我,吴英雄一辈子的爱人吗?从此以后一张床两个人睡,一套房子两个人的名字,未来所有的蓝图我们一起规划。”

“袁帅,我们结婚吧!”

临来前蓝西英他们跟自己说求婚要隆重,就算不隆重最起码的香槟花束和钻戒都是必备物品。可现在吴英雄顾不得许多,他盯着袁帅涨红的脸心里砰砰直跳。

“英雄,你...你别这样啊....”

袁帅小声的一句话听得他心口有点发凉,不愿意吗?他有些失望地想着,忽然他听到眼前的男人说道:

“你知道的,即使你不说,我也...我也一直都是愿意的呀!”

袁帅是上海人,平日里一本正经说普通话说得比吴英雄的台普还好,只是每次害羞的时候会流露出乡音,软软糯糯的尾音甜得发腻却着实受用,惹得吴英雄总爱逗弄他。

“你说什么,你大点声我才听得到嘛!”吴英雄搂着他故意说道。

“你!”男人朝他抛来个没什么威胁的白眼后,无奈又无奈说道:“你再不给我戴上,我就反悔喽?”

“别别别。”

瞬间服软的吴英雄赶紧为他戴上,然后握紧了他的手亲了又亲。乐呵呵看着害羞的眼睛不知该往哪儿看的男人诱哄道:“袁帅,你看我,你看看我!”

“看你什么?”

趁着男人回头,吴英雄赶紧吻上,一手搂着他的细腰一手抬起扯下他的领结,惹的男人一阵颤抖,连连悄声说道不可以,会被人看到。

恩,也对,我的人怎么能随便叫人看呢?吴英雄急躁地瞥眼身后的镜子,然后搂着晕晕乎乎的袁帅躲进了一个偏僻少人的角落。

撩开衣服扯下裤子,吴英雄咬了咬袁帅的锁骨挺身进入,他抬头将爱人的呻吟封进嘴中。

“袁帅,我爱你。”

他吻上了男人的嘴角,男人挣扎着回吻了他一下微笑点头。

“恩,我爱你。”

不记得那夜从动物园到家里有多少次的缠绵,吴英雄清晨醒来,摸摸睡得香甜的袁帅的脸,再摸摸他戴上钻戒的手笑得合不拢嘴。

“唔,傻子!”袁帅没有睁眼,手指摩挲着戳戳吴英雄的脸。

“嗯,所以只有你要我!”

吴英雄笑嘻嘻一手搂着他,一手打开手机界面。昨夜他趁着袁帅睡着时悄悄给他俩戴着钻戒的手照了张照片发到facebook上,不过一晚上的时间,他底下的评论就炸了锅。

他好笑地从一连串“恭喜”的评论找到了一条颇为文艺的留言,除了蓝西英他想到还有谁。吴英雄不懂这些矫情话,他看着蓝西英的留言又低头看看窝在自己怀里的袁帅,忽然一下子懂了其中包含的所有情绪,轻轻的,无比珍惜地吻上了袁帅光洁的额头。

“我们在爱中成长,欢喜难过皆为修行,万幸最初是你,庆幸余生都是你,陪我一起走过春花秋月,夏阳冬雪。”

 

 


评论 ( 8 )
热度 ( 27 )

© 梦客-sev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