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客-seven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从心而为-再见,我的少年

  一连几日,九重天上乱成了一锅粥。

  

  素日里平和沉静的仙人们议论纷纷,不起任何波澜的脸上流露出或恐惧或惊讶的神色。

  

  他们都在讨论远离九重天,蜿蜒绵长的天河尽头的,那座高高耸立的九层琉璃浮世塔。

  

  就在几天前,掌管刑罚的司刑仙君忽然感觉到天河附近有异动,派遣手底下的天兵天将前去调查。当天兵天将赶到时,只瞧见一具巨大的怪兽尸体和一堆砖瓦废墟,受刑的仙官连同那个守塔的仙人消失的无影无踪!

  

  消息传到九重天上,众仙人哗然一片,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天帝震怒,命司刑仙君速速将守塔仙人缉拿归案。

  

  “所以,我们真要去抓那个守塔仙人吗?”

  

  接了司命仙君法令的一个天兵愁眉不展的对自己的同伴说道。

  

  “我可听说那守塔的不过是当初建造浮世塔时应运而生的一个精灵仙魅罢了。塔在他活,塔毁他肯定活不长!你确定咱们要去抓一个可能不在世间的人吗?”

  

  “天帝旨意咱哪敢不从啊!”他的同伴说道:“不管怎样咱们先四处搜寻,抓不到守塔的就抓其他潜逃的罪仙,活人可比死人有价值的多!总不至于显得咱们没能耐没办法交差。”

  

  两个人站在云头嘁嘁喳喳讨论着,殊不知他们要找的人此刻正身在北川,日夜不离守着身负重伤的麒麟少年。

  

  郭大林伤的不轻,好在麒麟族的医官妙手回春,再加上他年轻力壮,除了眼睛被无厌的怒火灼伤必须蒙上纱布外,身体上的其他伤痛比三金想象中要愈合的快。

  

  “三金,这纱布什么能拆啊?我眼睛周围痒痒得慌!”

  

  少年活泼好动,两只不安分的爪子在脸上动来动去,他坐在床边握住少年的手开口说道:“医官不是说了吗?需得将养些日子才能拆纱布,不然容易留下后遗症。”

  

  “可是我痒痒....”少年委屈地抿起厚嘟嘟的嘴唇。

  

  “那我给你吹吹。”

  

  三金刚要凑过去,忽然抬头瞧见张云雷打外面走进来,旁边跟着个其貌不扬的男人,他记得他们回来的那天,就是这个男人把大林带回来。

  

  “唉三金,你怎么不吹啊?”少年不解地歪着头。

  

  “嘿胳膊肘往外拐的小东西,我们几个劳心劳苦照顾你这么些天,你可倒好净惦记那大脑袋,怎么,着急嫁人啊!”张云雷冷笑着,顺便扭头瞪了眼拼命憋笑的小眼睛男人。

  

  “胡说什么呐,你有事找我?”

  

  三金站在一旁瞧着宽大纱布下少年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红色,忽然想起来的路上瞧见的橘子红的晚霞,心情也愉悦了起来。

  

  “我们没事,就来看看你怎么样了?”那个小眼睛的男人笑笑说道:“大林,你可别再出什么岔子了,我们几个的小心肝可再不能受什么惊吓!”

  

  “什么我们,只有你好不好?我什么时候被吓到?谁敢吓我啊?你哪只眼睛看到了?”

  

  张云雷拍开男人搭在自己腰间的手,一双桃花眼圆溜溜睁大瞪着男人,男人一脸赔笑心知今天这顿哄是躲不过去了,连连说着大林你好生将养着然后半推半抱着把张云雷推了出去。

  

  郭大林竖起耳朵听了听,然后长舒口气只觉得世界一片安静。

  

  “三金,你在吗?”

  

  他试探性地唤了一句,在得到三金的回应后心里踏实了许多,开口却带着些许埋怨的话:“三金你真是奇怪,一连几天只要有人进来你就躲出去,害得他们都以为我把脑子摔坏了,你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三金微笑不语,缓缓走过去捧住少年的脸轻声说道:“哪里痒,我给你吹吹。”

  

  少年瘪瘪嘴不说话,伸出手指在自己的脸上胡乱划拉一通也没指出具体哪儿痒。守塔的仙人不以为意,弯下高大的身躯在少年的脸上轻柔地吹着。

  

  两个人脸对脸沉默了一阵,少年仰着头思忖着开了口:“你不回去行吗?那还关着那么多人呢!”

  

  “不要紧的,我想和你在一起。”三金拿手指肚蹭蹭少年沾满碎渣的嘴角,心想这小东西什么时候背着自己偷吃东西了?

  

  “大林,这些日子我想了很多,其实浮世塔里关着的大都不是什么恶人,他们不过遵从自己的心意,想要从漫长平淡的生活里寻找真实自我罢了!我很羡慕他们,至少他们比我勇敢,知道自己心里最想要的是什么?”

  

  “那你心里最想要的是什么?”少年问道。

  

  “我想要的已经得到了。”守塔的仙人松开了他的脸,大手朝下握住了他的手才缓缓说道:“我闻到了风中的花香,看见了溪中的明月,遇见你还有整个广阔的世界。”

  

  “这就够了?”

  

  “这就够了。”

  

  听到三金颇为满足的话,少年的心里特想看看眼前这个高大的男人的脸上是怎样的神色,握着男人宽厚的手掌,大林犹豫了下然后用另一只手摸索着从怀里掏出个闪闪发光的物件放进三金的手里。

  

  “还记得那天你问我的问题吗?”少年红着脸对三金说道:“呐,我的心也交给你保管,你可别弄丢了!”

  

  三金“啊”了一声,他困惑地摊开了手掌,一枚小小的,熠熠生光的宝塔样子的饰物。

  

  “这是,我送你的流光石?”三金问道。

  

  少年点点头开口说道:“从今往后,你我一心,不离不弃!”

  

  “大林,我....”

  

  三金有些为难,少年的答案是他盼了许久的,可是现在他的心中没有任何的欢喜只有忧伤一片,面对自己心爱的小少年,他要怎么开口说他们即将迎来的是一次漫长的分别。

  

  “不许拿上次说着玩之类的托词来诓我,我又不是傻子!”

  

  少年似乎看清了他的心理活动,他板着脸气呼呼对守塔的仙人说道:“既然两心相悦,为何要彼此欺骗?总之我不后悔,你也别想瞒我!”

  

  他坚定的话语犹如一记重锤狠狠敲打在三金的心上,他一脸震惊地看着眼前蒙上纱布的少年,想象着那双细长如花瓣的眼睛里,此刻闪烁着怎样坚定真挚的光芒。

  

  就好像静静躺在自己手心的流光石,从一开始就攥住了他所有的注意力。让他想好好保护这团光芒,不让悲伤沾染他,不让病痛招惹他。后来他生了占据这团光芒的狭隘心思,但现在他必须将这种想法狠狠扼杀在摇篮中。

  

  “大林,如果我说我要离开去一个很远的地方,你还要决定这样吗?”

  

  三金瞧着少年愣了一下,抓着自己的手也快速松开了,想了又想问道:“要多久回来?”

  

  “我不知道,也许要很久。”

  

  三金老实回答着,他低头恋恋不舍看眼手里流光石做的小宝塔,然后准备将它还回去时却被少年抓住了手。

  

  “留着,三金,把它留下!”少年急急对他说道:“只要有它在,无论你在哪儿,你看到它就会想到我,无论走多远你都会回来找我。”

  

  “大林...”

  

  “我等你!”少年紧紧握住他的手郑重其事说道:

  

  “三金,我等你!”

  

  这一夜显得格外漫长,三金睁大眼听着怀里的少年绵长的呼吸,这大概是他最后一次欺骗大林吧!浮世塔已毁,作为看守宝塔的仙人也失去了他存在于世的价值。他摸摸少年的头发想可即便落得灰飞烟灭的下场他也不后悔自己做的每一件事情,正如曹小四说的总要随心肆意一次才不枉活一回。

  

  现下,他惟一不放心的就是大林,爱笑爱闹,直率坚强的小少年,贸然闯入他漫长平淡人生里的麒麟少年,他最喜欢的郭大林。

  

  当启明星高高挂起时,三金轻轻吻了下少年的额头,附耳悄声说道:

  

  “三年,大林,若我三年不归,忘了我,无论用什么办法,一定要忘了我!”

  

  再见了,我的少年,温暖了我整个人生的莹莹光芒。

  

  


  


  又是一年春好时,大林和张云雷并肩站着,看新生的一群小麒麟在草丛上嬉戏玩耍。

  

  “叔叔,抱!”

  

  其中一个小麒麟骨碌碌滚到郭大林的脚边,化作一个粉嫩可爱的小娃娃仰着脸伸出短短的手求抱抱。

  

  “你这小鬼头,别的不会净会撒娇!”

  

  张云雷眼瞧着大林抱起小娃娃,笑着骂了一句然后抬手点点小娃娃的鼻头。

  

  “一看就是上梁不正下梁歪,你这新任的族长说不过人就爱撒娇,惹得这帮小崽子有样学样!”

  

  “去去去,你好意思说我,那天我眼瞅着和九郎撒娇的人是哪个?”

  

  大林虽然年岁渐长,但嘴碎不饶人的毛病还是没怎么改,照旧噎的自家老舅脸红结巴后满足的将小娃娃放下,将一个小纸包递给他:“喏,刚出锅的桃花糕!”

  

  小娃娃摊开纸包,瞧着里面香甜扑鼻的糕点欢呼雀跃地跑向自家的同伴。大林微笑着拿出自己偷偷留下的桃花糕边吃边看着他们玩。

  

  “喜欢?”张云雷拿下巴指指那群小孩子对大林说道:“要不你生一个?省的你爹老让我劝你娶妻生孩子!”

  

  “有汾阳呢,我才上任族长,活多走不开!”大林搪塞说道。

  

  “你少来这套,汾阳才多大啊!”

  

  张云雷瞧着这些年愈发成熟稳重的青年男子,想了想叹口气说道:“这都多少年了,你还打算等他啊?”

  

  郭大林不开口慢条斯理得吃完糕点后,拍了拍手转身要走,将要走时对张云雷说道:“老舅,我放不下....”

  

  是的,他还是放不下,那天三金走的时候他心里忿忿不平想若他三年不回来自己就真的忘了他,可是三年又三年,他总在最后狠不下心肠去忘掉那个高大憨厚的男人。要怎么去忘记呢?那栋流光溢彩的九层琉璃浮世塔,那个沉默寡言但对他格外温柔的男人。

  

  “呐三金,我在等你最后三年,你要再不回来我就真的不等你了!”

  

  他喃喃自语说着违心的话,叹口气继续朝前走去,一阵微风撩起他宽大的袖袍的同时伴随一生细微的呢喃:

  

  “大林.....”

  

  


评论 ( 7 )
热度 ( 22 )

© 梦客-sev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