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客-seven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老街

  这是一条不长不短的街道,斑驳碎裂的青石板无声展现着它曾经历过的漫长岁月。



  他站在街头的石桥上闭眼深深吸了口空气,然后露出一丝满意的微笑。



  他终于,回来了。

  

  

  



  凭着记忆穿过王家的豆腐摊,绕过李家的日杂店,沿着幽深的巷子站在一户人家的门口。



  望着那扇自己儿时无数次推开过的大门,他的手握紧了又松开没有半点要提起来的意思。



  敲门吧,敲门吧,你不正是为这件事来的么?他暗暗在心中给自己打气。



  “吱呀”



  伴随着门打开的声音,他抬起头瞧不见人,正纳闷时听见下面一个稚嫩的声音叫道:



  “你是谁?”



  他低头对上一双明亮清澈的眼睛,一个胖乎乎的小男孩踩着板凳好奇盯着他:“为什么敲我们家的门?”



  “你们家?”他朝里望望有点不确定地问那小孩:“这里不是阎家吗?”



  小男孩点点头,他困惑得望着眼前这个瘦弱的大哥哥,忽然听到里面有人在唤他的名字:



  “林林!”



  “哎!”



  小男孩儿扭过头来望着同样讶异的大哥哥,这个大哥哥真是奇怪,胡乱敲他们的门不说,现在还和自己一起叫,忽然一双大手从他的腋下将他抱了起来。



  “跟你说了多少次,这凳子不结实,你从上面摔下来怎么办?”大脑袋男人严厉看着他,末了抬手弹下他的脑门。



  “爸爸,我再也不敢了!”小孩儿可怜兮兮望着男人,他伸手指指那个奇怪的大哥哥:“喏,这个哥哥敲咱们家的门,我看你忙就自己过来开门,咦?”



  小孩儿好奇地发现,那个奇怪的哥哥两只眼睛都放在了自己爸爸的身上,脸上流露出奇怪的神色。



  “老阎,好久不见!”



  过了很久,大哥哥如是说道。

  

  

  



  这绝对是他活了二十二年来最尴尬的时候。



  悄悄抬眼望了一下对面的男人和他怀里的小男孩儿,察觉到男人的眼神即将看过来,他又赶紧低下头盯着自己裤子上的一道褶皱。



  “郭奇林。”



  听见男人开口唤他的名字,他“啊”了一声抬起头来。



  “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回来。”他想了想又补充说道:“这段时间我休息,回来待几天。”



  男人“嗯”了一声不再开口,房间里又陷入了沉默中。



  “爸爸?”



  懵懂无知的小孩子拿胖乎乎的小手指着对面沉默不语的郭奇林,笑嘻嘻抬头对男人说道:“哥哥的名字和我的好像啊!他是大林林,我是小林林!”



  “林林!”



  男人尴尬地看眼对面抬头看他的郭奇林,然后轻声细语哄着小孩子先回房间去。看着小孩子摇摇晃晃的身影爬上楼梯,男人的眼睛里流露出一丝柔情蜜意。



  “这孩子真可爱!”



  郭奇林强颜欢笑说道:“万幸不是很像你,脑袋大眼睛小,可见嫂子漂亮!”



  他望着男人低垂眼眸沉默不语的样子,一股难以言明的怒火从心头窜起,强忍怒火他语带不善说道:“老阎,嫂子哪儿去了?不会嫂子太漂亮了你不敢让我见见吧?”



  “你嫂子...”男人抬头看着他,张了张嘴犹豫说道:“她很早就去世了。”



  唉怎么会这样?郭奇林有些懊恼地想自己刚才为什么说这样子的话,抬头看眼一脸凝重的男人,他忽然想起了自己的父亲,似乎有些明白让一个男人又要挣钱又要照顾孩子的辛酸,想要说些什么偏偏向来能言善辩的嘴此刻却吐不出半句安慰话。



  “郭奇林。”男人忽然开口唤他的名字。



  “你回来做什么?”男人紧紧盯着他看“你不该回来的。”



  “我在这里长大,为什么我不能回来?”郭奇林的怒火又一下子窜起,他的手死死攥了在一起。



  “阎鹤祥,难道你真的不知道我为什么回来吗?”

  

  

  



  老街的尽头是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槐树。



  没人能说清是谁种下的种子,只知道打有记忆开始,这棵槐树就已经默默陪伴着自己。



  郭奇林抬手摸摸粗糙的树皮,望着浓绿繁盛的树冠想起了从前的自己。



  很多年前的自己黑黑胖胖的,像个圆咕隆咚的小土豆,上面再架副五颜六色的眼镜,跟随说相声的父亲来到这里居住。



  没有朋友,惟一的亲人每天都要到不远处县城里的茶馆里演出,小小的郭奇林总是像这样坐在这棵大槐树下望天发呆。



  “这天上有什么让你看这么久?”



  他回头看见一个胖乎乎的小男孩儿,很久以前这个男孩儿的父亲还是个刚毕业的青年,白白净净的,笑容憨厚不知忧愁的模样。



  “林林。”他朝四处望望然后开口问道:“你爸呢?”



  “爸爸去工作了”林林将手中的小口袋摊开然后递给他:“这是我爸爸临走前给我的,喏,给你吃!”



  望着花花绿绿的糖果,郭奇林弯弯嘴唇道谢刚要接的时候,小男孩儿却又赶紧将口袋收了回去,他有些讶异,看着小男孩儿抱着口袋噘嘴想了想说道:“爸爸说了,一次只能吃三个,他回来是要数的,如果超过三个,就要打我屁股!”



  郭奇林一愣然后哈哈大笑起来,阎鹤祥唬人的本事向来厉害,那些年自己可没少吃过亏,虽然每次他都说要揍自己,但每次都舍不得动手。



  “林林是少爷,我舍不得打!”



  大脑袋青年捋捋他汗津津的额发,眼神轻柔温和像缓缓而来的西风,温暖了他孤寂无人照拂的心。一晃多年,大脑袋青年变得冷漠,从前无论自己多任性他都会耐心安抚,那张有些歪的嘴里会说出很多他爱听的话,就在昨夜,面对他直白的发问,男人只是沉默着,然后缓缓开口说道:



  “我不知道。”



  是真的不知道,还是装作不知?郭奇林不明白,也觉得格外委屈。若他不知,自己捧着颗热腾腾的真心迢迢赶回来算什么?自取其辱?就像那年一样?



  “哥哥?”小孩子拉拉他的衣袖小心翼翼将一颗糖放在他的手里:“哥哥别怪我,爸爸不会真打我,我只是不想让他为我担心。”



  “他,会为林林担心吗?”郭奇林弯腰问他。



  小男孩狠狠点了下头,然后笑嘻嘻对他说道:“爸爸说过,林林是他在这个世上最担心的人!”



  郭奇林望着小男孩儿明亮清澈的眼睛,心内思绪万千,不知该哭该笑。



  很多年前,也是同样的一个人,说的也是同一句话,只是物是人非,那个人在乎的是林林,可再也不是他郭奇林。

  

  

  



  老街没有大都市的喧嚣浮躁,这里的人们做事总是慢悠悠的,仿佛时间从未流失过。



  郭奇林抬头望着渐渐升起的旭日,手里紧紧握着自己的手机。



  已经三天了,通知他回去演出的电话和短信占满了手机大半个屏幕。他从小到大乖顺惯了,从未如此叛逆过。这还是他第一次没有打声招呼就不告而别。



  他知道自己四年前就已经不属于这里了,可他不死心,日思夜想盼着能再度回来。



  不为别的,他只是想要一个答案,让他彻底死心的答案。

  

  

  



  “林林,你吃饭了吗?”



  下班晚归的男人边在玄关换鞋边说着,听不到儿子奶声奶气的回答,他狐疑地朝屋里走,在瞧见端坐在桌子前的郭奇林后楞了一下。



  “林林吃过了,现在在屋里睡觉呢!”



  郭奇林看着他,微笑说道:“老阎,好久不见,不想和我喝一杯吗?”



  神色凝重地走过去,他坐下看着郭奇林为自己倒酒。



  “我竟然不知道你会喝酒?”阎鹤祥说道。



  郭奇林嘿嘿笑着,他放下酒瓶慢条斯理说道:“嗨,这不有个好喝酒的师父么!刚开始喝的我都躲桌子底下去了!现在不敢说酒量惊人,但白酒三杯还是可以的。”



  阎鹤祥“哦”了一声,比起这些他更想知道郭奇林这些年过的究竟是怎样的生活,仿佛是心有灵犀一样,他是这么想的,对面瘦弱的男孩子一样样说与他听。



  从拜师学艺到正式登台,从初次演出出师不利到现在崭露头角,连自己减肥吃的什么都掰指头告诉阎鹤祥。



  “老阎我跟你说,将来林林大了千万别让他减肥,至少别一天天老吃水煮白菜,忒遭罪了!”



  三杯下肚,男孩子的脸黑里透红,一双眼睛微微眯起,阎鹤祥记得他是近视加散光。



  “大林,你喝醉了。”



  男人说着站起身想要扶他,他搭着男人的手臂仰头看他。



  “有多久了,有多久没听到你叫我大林了?”



  郭奇林醉了,可他的话语依旧清晰快速,他睁大泛着泪光的眼盯着男人看郑重其事说道:“你说你不知我为什么回来,难道你还不明白么?我特么都是为了你!”



  望着男孩子赤红的眼眸,阎鹤祥哽咽了一声,强压着心酸轻声说道:“大林,有些没有结果的事情是不需要明白的,回去吧,永远都不要再回来了!”



  “你知道我的脾气,没有结果我却偏偏要一个结果!”



  郭奇林的眼里滚下大颗的眼泪,他咬牙切齿问道:“我只想知道那天你为什么没有来?我等了你一晚上,可是你没有来,没有来……”



  他和着浓郁的酒气倒在阎鹤祥的怀里,低低哭泣得像个失去心爱之物的孩子。



  对,他就是个孩子,他捧着,抱着都不够的孩子。



  他狠心丢到遥远地方的,最宝贝的孩子。

  

  

  



  阎鹤祥紧紧抱着他喜欢了很久的男孩子,他瘦的厉害,轻飘飘的抱在怀里让他有种患得患失的心情。



  抬手摸摸他的眼角,从这双眼睛追随自己一举一动开始,早已长大成人的阎鹤祥怎会看不出少年炽热真挚的情意,他想摇醒这个固执的男孩子,告诉他那晚自己并没有失约,若不是捡到了被父母遗弃的林林,若不是知道大林的父亲要带大林迁居到省城去的话,或许他早就像这样将大林牢牢抱在怀里。



  少年有为,未来可期,他不能为了一个带着孩子的中年男人而放弃了他的锦绣前程,从前不能,现在更是如此。



  阎鹤祥将脸紧紧贴在男孩子的头发上,他要记得此刻,这短暂的一刻会是自己余生支撑自己所有想念的最好的慰藉。



  “再见,大林,再见……”



  他闭着眼轻声轻语,当他再睁眼时,天光熹微,怀中早已空空如也。



  楞楞望着残羹狼藉的桌子,昨夜种种犹如南柯一梦,梦过了也就过了,不会再有第二次。



  忽然他看见酒杯下压着一张纸条,拿起来细看,上面是龙飞凤舞写着一个地址和电话号码,男孩子在末端写道:



  “我在这里等你!”

  

  

  



  “大林,下班了?”



  剧院经理叫住了急着往外走的男孩子,男孩子摘下鸭舌帽,露出一张眉清目秀的脸。



  “是啊,您辛苦,我赶紧走您也可以赶紧下班啊!”男孩子笑嘻嘻说道。



  经理笑笑拍了下他的肩膀,忽然他想到个事情赶紧开口问道:“明天演出,五排五座的票还留着吗?”



  郭奇林点点头,开口说道:“您放心,票钱我会给你的。”



  “倒不是钱的问题,我只是好奇。”经理看着他困惑说道:“五排五座可是看演出最好的位置之一,你每天都要专门空出来,可这么久了我都没看见谁坐在那里,大林,你这是为谁留着啊?”



  郭奇林笑了笑,他轻声说道:“他会来的,我知道他一定会来……”

  



  今夜的月光很好,他带着自己的孩子沿着老街散步,走到石板桥时他站住了脚步。



  “爸爸?”



  胖乎乎的小男孩拉拉他的手好奇问道:“爸爸,我们为何不过桥走走?”



  男人弯腰抱起自己的儿子轻声细语回答道:“那边什么都没有,我们没必要过去。”



  听到这话小孩子叉着腰瞪大眼反驳男人说道:“谁说没有的,林林哥哥在那头,他答应过要带我去玩的!”



  “那我们就更不过去了!”男人回答道。



  “爸爸是讨厌哥哥吗?”



  “不,在这个世上我最在意的是林林,没有别人。”



  男人看着小男孩困惑的脸,笑笑点了下他的鼻头轻声说道:“夜深了,我们回去吧!”



  清冷皎洁的月光拉长了男人的影子,影子悄悄走过老街,走过石板桥,站在桥头盼望着自己心爱的男孩子。

  


评论 ( 2 )
热度 ( 38 )

© 梦客-sev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