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客-seven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记四队队长与他的角儿的机场离别

“四队的阎鹤祥,阎大脑袋他会什么啊!……”

“嘴歪,口水老往外喷,那样儿会什么啊!……”

“他那角儿郭麒麟会什么呀!发信息给我:舅爷您行行好,太平歌词教我几段,我给您磕头梆梆梆……”

看着视频里一身柠檬黄的小舅舅扭着水蛇腰说得要多得意有多得意,郭麒麟止不住的嘬牙花子。

“小舅舅太过分了!他说我就完了,怎么还说你的坏话!”

身旁的四队队长阎鹤祥倒没怎么生气,仍旧慢悠悠地检查郭麒麟的旅行包怕遗漏了什么。

“哥,大脑袋你有没有听我说话啊!”郭麒麟见他这样,一着急连阎鹤祥的绰号都秃噜出来了。

“哥听着呢!”阎鹤祥应答着将旅行包拉好,而后伸出大手呼噜呼噜他的头发:

“这说相声不就是惯拿身边人砸挂吗,你也是逗哏怎么把这茬都忘了?你小舅舅就拿咱使了个活儿,有什么好生气的?”

“不行不行不行,你是我搭档,拿你砸挂也合该是我一个人的活儿!”

郭麒麟跺着脚嘟着嘴,一下子又回到了那个娇滴滴的崔大小姐的状态。

阎大脑袋看着眼前为自己忿忿不平的“郭小姐”,笑得要多慈爱有多慈爱。老郭家护短打从根儿上就有,从前看师傅护着他的搭档于谦于大爷,如今自己也得着于大爷那般规格的待遇,老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台上搭伙说相声整整五年,台下在一起也才这一两年的事儿。郭麒麟不理会外面的风言风语,却独独受不了别人说阎鹤祥一丁点的不是,无论到哪儿做访问,紧跟着感谢父亲和师傅的话后头,肯定要捎上他的好搭档阎鹤祥。

没事儿的时候大脑袋就乐呵呵地循环播放着郭麒麟提到自己的视频,想着他怎么这么有福,摊上个这么好的“傻媳妇儿”。

“哼,等我回剧组看见九郎哥,我一定要告诉他小舅舅趁他不在各种作妖!”

郭麒麟越说越激动,好不容易闭嘴歇歇喘口气,打身旁递过来一瓶水,伴着一句调侃:“少爷,你讲了那么久累不累啊?!”

郭麒麟白了他一眼,抢过水咕咚咕咚喝起来,阎鹤祥看着他喝水慢条斯理地说道:“你呀,就消停会儿吧!你老舅父拍着戏,心里还挂着你舅爷,你就别去火上浇油了!万一着急上火有个好歹的,他张云雷不撕了你?”

小舅舅张云雷的脾气是德云社出了名的,用自家爹的话就是一般妇女也打不过他。郭麒麟不甘心地放下水瓶,拉过阎鹤祥的大手委屈巴巴地盯着他的脸看半天:

“脑袋大嘴歪怎么了,九郎哥长成那样了小舅舅还不是爱的跟什么似的……”

“你稀罕我就行了!”阎鹤祥反手握住他的角儿的手,眼里满满的宠溺:“哥就在家等着,等着我的角儿回来好好‘稀罕稀罕’哥!”

郭麒麟耳朵一热,低头不去看他。阎鹤祥笑嘻嘻地看着他,还想再说什么。却听见登机通知的广播。

“走吧,在外面照顾好自己!”

郭麒麟晃着他哥的手依依不舍,阎鹤祥也舍不得眼前的小豆芽菜,可再不舍也得狠心送他走。

“大林”阎鹤祥伸手抱了抱他,“哥哪儿都不去,就在这儿等你!你放心出去闯,过几天哥还要和你一起巡演,想吃啥玩啥哥给你买……”

郭麒麟鼻头一酸,怕阎鹤祥看见他难过。低着头头也不回往里走,过安检的时候又眷恋地回头望了一眼他的哥。

阎鹤祥望着小豆芽菜一步三回头进了候机室,直至那个瘦小的身影消失在他的眼中。大林一心向着自己,他又何尝不想把最好的都留给大林,看着大林在纷繁复杂的世间走得艰难仍旧坚强微笑,他心里发疼却也明白梅花香自苦寒来的道理,只能亦步亦趋跟在他的身后,不求与他共负盛名,但求艰难无助时自己是他最坚实的依靠。

看着飞机高高飞起升向高空,阎鹤祥心里想着飞机里的“傻媳妇儿”,乐得要多傻气又多傻气,那张歪嘴看着更歪了。

大林,我惟一的角儿,愿你鹏程万里,平安顺遂。此生能与你休戚与共,福祸相依,我已心满意足!


评论 ( 9 )
热度 ( 75 )

© 梦客-sev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