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客-seven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北京的夜我们慢慢走-祥林

北京-张云雷&郭麒麟

也不知道这个链接能不能听,在简书上写的不知道怎么发过来,只能复制粘贴到这里来。

过两天捋顺了,再发个九辫儿版的,至于玲珑塔和有狐,好吧,我才把大纲写出来!


他轻轻推开休息室的门,一眼瞧见了摊在沙发上睡觉的郭麒麟,嘴巴微微张开的可爱模样看得阎鹤祥不由自主露出“慈祥”的微笑。

自打出了名以后,他家达令的行程排得满满当当的,有时候在一起还没腻乎够就又要分隔两地。阎鹤祥虽然很怀念过去俩人一起上下班满北京城溜达的日子,但也愿意为了大林的前程做一些妥协让步。

“大林大林……”

阎老师走过去弯腰轻轻晃着郭麒麟的肩膀,被“强制”起床的小郭老师皱着眉不情不愿地睁开眼,一脸迷茫地望着阎鹤祥。

“大林,咱回家睡吧!”

“哦”

郭麒麟答应着抓过外套站起身就往外走,却被身后的那双大手牢牢抓住。阎鹤祥无奈地看着眼前睡眼惺忪的小孩儿,边给他穿外套边叹气说道:“我这辈子啊算是栽在你们老郭家手里了!”

“嘿嘿,胡说!谁扣你身份证了!”小郭老师闭着眼呲出一排小白牙,顺嘴秃噜出平日演出用的词儿来。

听到这话阎鹤祥噗嗤一声乐了,素日里淘气不肯好好对词儿,难得休息一回这词儿倒是张嘴就来!他又气又好笑地伸手轻轻刮了下郭麒麟的鼻子,帮他拉好外套拉链才带着人走出去。

车开到第一个红绿灯时,阎鹤祥转过头发现方才还睡得直流哈喇子的郭麒麟此刻正眨着乌溜溜的豆豆眼望着自己,他心里直打鼓,感觉这小屁孩儿肯定又憋着什么主意呢。

“怎么不多睡会儿?离咱家还有段距离呢!”

“我不困了,咱俩下车走走吧!”

“走?去哪儿啊?你不会真想拉着我一起去跳诛仙台吧?”

想起发布会上郭麒麟的“真情告白”,腹黑的阎老师乐得嘴要多歪有多歪!

“谁跟你跳!要跳你拉着我舅爷一起跳,正好组个双人十米无水跳台组!”感到难为情的小郭老师气呼呼说道。

“千万别,拉你舅爷再跳一回?那不要了那谁的命嘛!再说你好不容易从孔师哥那里把我抢过来了,舍得撇下我一个人吗?”

阎鹤祥的一句话噎地郭麒麟无话可说,只得扭头望着车窗外。阎鹤祥乐呵地伸手呼噜呼噜郭麒麟压得微微翘起的头毛,方向盘一转将车开到家附近的一个小公园。

初春的北京夜风里夹带着丝丝凉意,阎老师望着幽暗的小林子,脑子里像放片儿似的回想起上大学那会儿和当时的女朋友一起钻小树林的场景。

“想什么呢你!”他一扭头正对上郭麒麟略带“嫌弃”的眼神:“美不滋儿的,乐的那么猥琐!”

阎鹤祥尴尬地低头咳了咳,一把握住了他的手:“我的少爷,这黑灯瞎火的有什么好溜达的?”

郭麒麟没有着急开口,而是直直盯着阎鹤祥看,昏黄的路灯下,他的一双眼眸弯成一对儿小月牙,阎鹤祥的心脏急促地跳漏了一拍。

“老阎,咱们好久没像这样慢慢走了!”郭麒麟晃晃被他握住的手冲他甜甜一笑:“难道你不想吗?”

“貌美如花”的德云少班主都这样说了,哪还有不从的道理?阎鹤祥妥协说道:“可就一会儿啊,逛够了就回家睡觉!”

郭麒麟一听这话,乐不颠儿地跳上了他的后背。阎鹤祥急忙伸手捧住他的屁股,忙不迭地提醒道:“少爷咱悠着点儿,我这老腰要是坏了你后半生的幸福可咋办?”

“本少班主后宫庞大,有什么好怕的?!”德云少班主乐呵呵地搂紧他的脖子:“你若不行我便休!”

哟不错,老司机带出了个小司机,如今的少班主开起车来可比他溜,再不是从前那个被调戏得脸红跳脚的小少年。阎鹤祥的大手捏了把他的屁股,故作深沉地说道:“一会儿回去还想不想睡觉了!”

“想想想!”只在嘴上占便宜的小司机闻听此言又秒变回纯情小少年,他讨好地“吧唧”在阎鹤祥的脸上亲了一口:“您老人家母仪天下,未来的相声皇后,回头我就解散后宫!”

脸上被挂上口水的阎鹤祥表示他很开心,以前两人出了园子没事儿就像这样边走边对词聊天,有时候郭麒麟嚷嚷累了非要阎鹤祥背他,胖乎乎的小肉球挂在身上也蛮有份量的!阎鹤祥想起那时止不住感慨,如今背上的份量轻了,但是心上的重量可半分都没减下去!

“你现在可太瘦了,等手头的工作一结束,哥就把你扛家去好好养着!”

“什么意思,我是白菜啊?!还扛家去!”郭麒麟趴在他的背上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这话说的,你是白菜哥成什么了?”阎鹤祥在前面翻了个更大的白眼。

聪明的小郭老师当时顿悟,刚要揶揄两句,又怕他家老阎“记仇”真不让他好好睡觉,只得赶忙转移话题说道:“今天瞧着我爸和我师傅站在一起,忽然好生羡慕!”

“你又不是第一次见他们了,有什么好羡慕的?”

“我爸说过人生难得一知己,台上默契无间的搭档难找,台下情谊深厚的知己伴侣更是难寻!我们家的人都很幸运,我爸遇到了我师父,我小舅舅找到了九郎哥,至于你,虽说是我爸指派给我的,如今看来,是我爸的良苦用心,更是我的幸运!”

“哥,你说咱俩能永远像现在这样吗?”

阎鹤祥没有开口,只是背着他继续朝前走,被揪紧的衣料无声传达着背上的人紧张不安的情绪。

 谁不想和自己心尖尖上的人长长久久?他阎鹤祥那么务实的人也不例外,可是生活不比言情小说,哪有那么心想事成的好事!他想说大林我比你大十五岁,你的人生刚刚起步可我的人生已走过了一半,我想和你永远在一起!说相声也好,在一起过日子也好,可是世事无常,这样没把握的话我说不出口。可是话到嘴边又不知道该从哪句话说起才能不伤害一颗年轻炙热的心。这厢他举棋未定那厢的郭麒麟却先开口说道:

“哥,我知道方才那话问的太过幼稚!可我就想和你走的长一点儿,再长一点儿……”说着说着他的话音弱了下来,小脸埋在他宽厚的肩膀不愿抬起来。

阎鹤祥的脚步停了下来,他不知道郭麒麟为何突然起了这样的念头,可眼下不是深究这个时候,感受到背后小少爷低落的情绪,他心里也不好受。

“大林……”他犹豫再三还是决定把积攒许久的话说出来。

“大林,其实当初我对咱俩的事儿挺犹豫的,我比你大,除了说相声外也帮不到你什么,即使到现在我也是这样想的。咱俩在一起的这些年我特开心,可是开心归开心,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

“这世上所有的陪伴都是在为最后的离别做准备,没有谁能陪谁到永远。你父亲,你师父、张云雷甚至是我,所有人都不能陪你到最后,所以我格外珍惜跟你在一起的每分每秒,哪怕一个小小的细节我都不肯放过……”

“哥”郭麒麟抬起头,话还未开口眼泪先掉了下来,砸在他的肩膀上,滚烫滚烫地砸的他心疼。

“但是你放心”他话锋一转,“你大胆向前走,哥是你披荆斩棘的开山刀,你若是累了,哥是你遮风挡雨的梧桐树。哥尽量活得久一点,和你一起说相声,陪你做一切你想做的事情好不好?”

郭麒麟吸了吸鼻子,用力地点了点头:“好,我也要活得久一点,咱俩争取做相声史上最长寿的老艺术家!”

“得嘞,就这么说定了!那郭老艺术家,天不早了咱回家睡觉好不好?”

“走,回家!”方才还哭惨惨的“老艺术家”转眼又眉开眼笑起来。

路灯昏黄,天上三两星子,微凉的夜风里夹带着春草的清香,郭麒麟趴在阎鹤祥宽厚的背上晃荡着两条小短腿,轻轻哼起歌来:

和我在北京的街头走一走

直到人潮散尽我也不放开你的手....

阎鹤祥乐呵呵地伴着郭麒麟的歌声慢悠悠地朝前走,路灯将他们的身影拉的悠长,就好像他们心里的期许那样:

长长久久,永永远远的在一起。


评论 ( 10 )
热度 ( 64 )

© 梦客-sev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