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客-seven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路途遥远那就在一起吧!

  
  
  “梅,小梅,小梅!”
  “干嘛呀,大清早的,还让不让人睡了!”
  “就是!”
  “对不住对不住,我找五楼502的梅寅飞!”
  听着窗外你来我往的对话,躺在床上的梅寅飞无奈又无奈的用被子将自己从头包到尾。
  “小梅啊”楼下那个低沉的声音再度响起:“你再不理我,你邻居就要往下砸花盆了!”
  砸死才好!忍无可忍的梅寅飞噌地爬起来,他抓起一个枕头走到阳台,打开窗户想都没想就朝下扔去,顺便喊了句狠话:
  “秦凯旋,你要这么想死,爷我成全你!”
  楼下的少年稳稳接住枕头,他将枕头搂在怀里抬头冲楼上的梅寅飞笑得一脸的阳光灿烂。
  如果时间可以倒回,梅寅飞想自己才不会为了省劲抄那条该死的近道回家。
  那天天色很晚,他一个人走在狭长黝黑的小巷子里,还没来得及回头看后面怎么会有那么嘈杂的脚步声,就被一个人抓住手一起朝前跑。
  后来不知跑了多远,这个高瘦的少年才停下来。他气喘吁吁地问少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少年警惕地朝后望了一眼,然后才说出事情的来龙去脉。
  “我和朋友们去唱K,唱到一半我朋友拿着麦笑话隔壁有人唱的难听,谁成想那是个社会人儿,他手底下小弟正巧路过听到我朋友的话,然后我们就被人追出来打……”
  他认真听着这个叫秦凯旋的人说话,等到话音结束时梅寅飞抬腿踹了少年一脚:
  “我跟你又不认识,那你拽着我跑什么劲?!”
  “就……就顺手那么一拉”秦凯旋眼珠子一转然后嘿嘿对他笑着说道:“唉,是不是挺帅的?”
  “帅你妹的头!”
  梅寅飞怒不可遏地又狠狠在少年身上补上一脚。
  又过了段时间,当他在传习社看见那个高高瘦瘦的少年时,差点儿惊的把自己刚背会的兵器谱给忘了!
  “唉,是你啊!”
  高瘦的秦凯旋远远看见白T仔裤的男子,一路小跑跑过来笑着低头看他。
  唉,这人怎么看起来这么高啊?梅寅飞扭过身装不认识他,却被身后的少年一把拉住。
  “你怎么不搭理我啊?我,秦凯旋,那天晚上还记得吧?”少年说道。
  “啊,记着呢记着呢!”
  见挣脱不了,梅寅飞默默翻了个白眼然后转过身来勉强笑笑。少年也乐呵呵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乐了一会才开口问道:
  “对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我凭什么要告诉你?他在心里挣扎又挣扎要不要告诉这个看似脑子不太灵光的少年时,就听得身后响起一声特别洪亮的声音:
  “梅寅飞,该上课了!”
  他尴尬地应了一声,再抬头看见秦凯旋直勾勾盯着自己。
  不好,这是要犯病啊!梅寅飞悄悄朝后挪了一步准备随时落跑时,少年忽然咧嘴笑呵呵说道:
  “小梅,你的名字真好听!”
  自此以后,梅寅飞正式开始了和秦凯旋深刻的革命友谊,他唤自己小梅,自己也不客气叫少年老秦,俩人一块儿学习吃饭轧马路,在外人看来诚然一对“断袖情深”的好基友!
  “小梅小梅,他们说咱俩特般配!”秦凯旋一脸嘚瑟地说道。
  他放下手中的快板想都没想伸手将凑过来的老秦一把推开:“谁要跟你般配,我有男朋友的!”
  看着满脸委屈的少年,梅寅飞无奈又无奈。说好高冷严肃的摩羯座呢?怎么和星座上说的完全不一样,活脱脱一个傻白甜的杰克苏!
  随着交往的越来越久,他觉得老秦其实一点儿都不傻,只是有时候在一些小事上反应过于迟钝,但是对于自己感兴趣的事情却付与极大的热情和认真!每次他们在园子里看师哥们上台表演,趁着空隙他扭过头,看见吊儿郎当的少年站得笔直,一双眼睛在暗处格外的明亮。
  “小梅,咱俩什么时候也能说的和他们一样好?”老秦问道。
  他不知道怎么回答,只是伸出手轻轻碰了下少年的手,猝不及防地被他紧紧攥住。
  有些想法不说可还是从些细枝末节中看出来,梅寅飞想老秦有他自己想走的路,只是不屑于天天挂嘴边。这事儿在老秦正式拜师摆枝时就能看出来。
  那天他穿着白衬衫黑裤子,清爽干净的像一枝孤傲的水仙。走在路上格外扎眼,他走在旁边看着几个女孩望向老秦的眼神,无限感慨这群容易被外表蒙蔽的女人啊!
  果不其然,拜师回来的老秦捧着师父赐给的名牌乐得合不拢嘴,他翻了个白眼想自己拜师那会就算兴奋也没这么傻!
  “差不多啦,小心口水滴在上面!”他“坏心眼”提醒道。
  “哎呀我不是兴奋么!”
  老秦边说边拿袖子擦着名牌,忽然他抬起头看着他:“小梅,你还不知道师父给我取什么名字吧?我写给你看!”
  说完也不容他说什么,少年急急忙忙翻出纸和笔来,一笔一划认真写起来。
  “秦-霄-贤”少年咬着笔头觉得不够似的,齐刷刷又在旁边写下他的艺名:
  “梅九亮”
  “你写我的名字干嘛?”他皱起眉头不解地问道。
  老秦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抬头看着一脸困惑的男子说道:
  “小梅你看,我也有艺名了,我可以和你一起上台演出了!”
  “谁要和你一块儿演出,算起来我可是你师哥!”
  他撇过眼不敢看少年真挚的眼神,台上的搭档可不比台下的朋友之间玩闹,用师父话说一场买卖就跟两口子过日子般扶持依靠,一个说一个得帮着圆,他很清楚自己和老秦的水平所以不敢轻易应下。
  后来他们各有各的搭档,都是玩的不错的小伙伴,偶尔他和老秦也同台演出。他站在侧幕看着穿黑色长褂一本正经的老秦想得亏当初没听他的一起搭档说相声,要不观众还没乐自己就先乐出声来!
  当年的梅寅飞,如今的梅九亮怎么也不会想到,当年那个拉着自己跑的“愣头青”会渐渐长成如今稳健的模样。
  呃,或许是我想的太多了....
  梅九亮瞅着下了台的老秦走到自己身边,笑得特别荡漾的模样。他突然怀疑自己刚刚为什么会有老秦成熟不少的想法。
  “小梅,你看看我啊”秦霄贤拉着他玫红色的大褂。
  “我看你多少年了,早都看腻了!”他低声骂了一句,扭身朝后台走。
  感觉到少年跟在自己身后,他不回头只是默默回到后台,换好衣服收拾好东西,再扭身看到少年站在那儿不动弹。
  “你杵在那儿干嘛?”梅九亮轻笑一声,他凑过去坏坏说道:“这湖广可有那东西,你不怕?”
  话音刚落,他就看见眼前突然闪过两道蓝色的身影,孟鹤堂拽着周九良朝门外走,边走边嘟囔着马上到咱表演了得赶紧候场去!
  门推开又合上,带起一阵冷风,梅九亮打了个哆嗦。他心里十分忐忑想该如何跟周九良说明自己不是故意吓队长的,扭头看着捂嘴偷偷笑的秦霄贤,他毫不客气地抬腿一脚:“你也不告诉我孟哥在这儿!”
  “你又不瞎,怎么可能看不到?”
  秦霄贤轻巧地侧身躲过去了,他笑嘻嘻对梅九亮说道:“小梅,看我,你看看我。”
  “你要干嘛?”
  只见老秦正了八经的冲自己一通比划,梅九亮不知道啥意思,以为他新学了段子,心知要是自己说不知道,老秦这厮指定拉着自己在这里待一宿。他不是孟哥,可不代表他愿意待着这里和那玩意儿唠家常。
  “嗯嗯,我知道了!”
  他敷衍的连连点头,瞧着老秦因为自己的话眉开眼笑,心里想有空还是得带老秦去看看精神科,甭管有效无效治好了算!
  第二天晚上,没有演出的梅九亮望了眼窗外,月朗星稀,微风和煦,不出去玩个通宵实在是太可惜了!
  给秦霄贤打电话没人接听,他不以为意捋了下头发然后开开心心出门去。
  玩到了后半夜,喝的醉醺醺的梅九亮不想回家,干脆走到家附近的中山公园里散步。
  走到了一半,他隐隐约约看见一个人坐在长椅上,昏黄的路灯拉长了他的身影。
  大晚上的谁没事儿在这里坐着啊?而且为什么这个人长得那么像老秦?困惑不解的梅九亮一步步走过去,当看清那人长相后是瞪大了双眼:
  “老秦,你坐在这里干什么?”
  一脸疲倦的秦霄贤抬头看到梅九亮,噌地站起身朝他扑过去:
  “小梅,你可算来了!”
  拉着秦霄贤回到了家,刚进家门口,秦霄贤熟门熟路朝浴室钻,关门前还可怜兮兮地看着梅九亮:“小梅,我肚子饿了,我想吃方便面...”
  梅九亮叹口气走去厨房煮面,听着秦霄贤在卫生间里唱歌中间还夹杂着“小梅,我要吃荷包蛋”,他压下想把秦霄贤扔出去的冲动往锅里磕了俩鸡蛋。
  这是到谁家了!梅九亮冷着脸将好好的荷包蛋搅成了一锅的鸡蛋花。
  等到秦霄贤出来时,看见梅九亮坐在桌上安安静静吃着面。走过去看到碗里没有他期待的荷包蛋,他叹口气唤了一声:
  “梅啊”
  “闭嘴,爱吃不吃!”
  认命地看着对面的男子一眼,秦霄贤老老实实坐下来开始吃面。
  “大晚上的你坐在公园里干什么?”梅九亮头不抬眼不睁向他发问。
  听到这话,秦霄贤放下筷子直勾勾瞪着端碗喝汤的男子反问道:
  “我在等你,你不知道吗?”
  “等我?”梅九亮放下碗困惑不解地看着一脸忿忿不平的老秦:“你为什么要等我?”
  “昨晚我不是给你暗示了么?”秦霄贤手舞足蹈地冲他一通比划:“明晚八点中山公园不见不散。”
  “有话不好好说非得比划,你能不能像个正常人?!”
  梅九亮在桌子下狠狠拿脚踢了下秦霄贤,然后端着碗走进厨房:“记得把碗洗了,要不别想上床睡觉!”
  躺在床上窝在被窝里,他察觉到了秦霄贤小心翼翼地爬上了床。
  “小梅,你还生气么?”老秦低沉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梅九亮没搭理他,身子朝床沿挪了挪。他是生气,可是他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是气秦霄贤给他打哑谜,还是气自己连秦霄贤给自己的暗示都看不懂。
  听着身后老秦“小梅小梅”的叫着,叫得他心烦意乱,干脆转过身去,正对上秦霄贤有些惊慌的眼眸。
  “小梅啊,我不是故意的,我以为之前咱俩演过所以你会知道.....”
  “秦凯旋”
  梅九亮忽然的开口让男子更加惊慌,只有他特别生气或高兴时候才会叫自己的本名,现在不是高兴的时候只能表明梅梅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小梅,我不是.....”
  “秦凯旋,要是今晚我没有去中山公园你是不是会一直等下去,嗯?你知不知道我今天给你打了多少电话,你手机呢?”
  “我手机没电了...”
  “那你不会去附近便利店借充电器啊!还有,我不是给你我家钥匙了吗?你不会上家里来等我啊!”
  梅九亮越说越生气,完全没有察觉到秦霄贤的情绪越来越不对,等到他终于住嘴不说了,就看身边的秦霄贤起身开始默默穿上了衣服。
  “去哪儿啊你?”梅九亮坐起身看着黑暗中男子的背影。
  “回家啊还能去哪儿?”
  他听到秦霄贤的一声短促的笑声,不知是苦涩还是讽刺。
  “照这么下去咱俩谁都别想睡,本来还想给你惊喜的...”男子嘟囔着走出了房间。
  梅九亮看着房门轻轻地关上,心底的怒火不知从哪儿发泄干脆随手抓过一个枕头扔了过去,枕头撞上房门发出一声“咚”的闷响。
  第二天顶着两个黑眼圈的梅九亮站在大门口,手里握着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恍恍惚惚才想起原来昨天是自己的生日。
  不管怎样他和秦霄贤之间的误会轻易是解不开了,都是家里娇生惯养的老幺,谁都不肯给谁轻易服软。社里的师兄弟看不下去眼了,首当其冲就是队长孟鹤堂。
  “你说你和旋儿从前好到恨不得天天黏在一起,这会出点儿问题就谁都不理谁,万一哪天旋儿要是真不搭理你了,你要再想挽回就难了!”
  听着孟鹤堂语重心长的劝导,心软了几分的梅九亮但还是嘴硬地说道:
  “谁要跟那个傻子好,我恨不得离得他远远的!”
  他说的痛快,完全没有看见站在他身后的秦霄贤。
  “孟哥,你什么都不用说了。不是所有人都跟周九良那样懂得体谅别人的好....”
  说完秦霄贤扭身就走,孟鹤堂扫了眼梅九亮然后急忙起身去追。
  休息室里就剩下梅九亮一个人了,他挺直了身子坐在沙发上,一双手握紧了又放下,然后再握紧。
  秦霄贤连我喜欢你这样的话都可以堂而皇之的在台上说出来,为什么说句对不起这么难?不对,不对的是他梅九亮,人好心好意给他过生日送惊喜,他非但没有理解人老秦的意思还对他恶语相向。那天的夜晚还是有点冷的,老秦就穿了件T恤待在公园里等他,怎么想都是他不对。
  “真够乱的!”他轻吐一句话然后将自己狠狠摔进沙发里。
  日子一天天的过,梅九亮总想着来日方长,那句对不起拖着总有一天会讲出来。可是好巧不巧,家里的一通电话让他突然意识到。
  有些话再不当面说,就算电话微信能飞跃千山万水也无法传达自己最真实的想法。
  秦霄贤是在欢送会快结束的时候才匆匆赶到的,七队的师兄弟都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就只剩下了孟鹤堂和他怀里的梅九亮。
  “你可算来了,小梅身量瘦怎么喝醉了这么沉?”
  见他来了,孟鹤堂不由分说的将梅九亮塞进他的怀里,然后起身整整有些发皱的衣服:“趁着小梅还没回家,有些话赶紧说,我这一天天的心都给你们操碎了!”
  千恩万谢地哄走了孟哥,秦霄贤无奈地看着瘫在沙发上的梅九亮,思来想去还是蹲下身子将他背在身上。
  嗬,这份量!背着梅九亮走在大街上的老秦想队长诚不欺我,小梅的重量不容小觑。
  “小梅啊,下次咱还是少喝点吧!”老秦想了想继续说道:“或者我把自己练的结实点儿,背你的时候得劲儿!”
  “恩,你是该多锻炼了!”背后一直闷不吭声的梅九亮突然开口说道。
  收到惊吓的秦霄贤稳了稳心神,他赶紧放下梅九亮然后回头看他:
  “小梅啊,其实...”
  梅九亮却摇摇头,从刚才他就醒了,只是趴在老秦的后背听着老秦絮絮叨叨说着话觉得还挺有意思的。
  “上次你送我的耳钉还挺好看的...”他抬手摸摸自己的耳垂:“可惜我今天没有戴。”
  “买的时候我就觉得挺配你的。”秦霄贤说道。
  他嗯了一声没再说话,只是慢悠悠朝前走,秦霄贤紧跟在他身后。
  “老秦”梅九亮扭过身朝秦霄贤伸出一只手:“再拉着我跑一次吧!”
  那天晚上,路过的行人都好奇地看着两个小青年手拉着手奔跑在大街上,没人知道为什么,只是简单觉得他们浑身都洋溢着快乐的气息。
  不知跑了多久,秦霄贤才拉着梅九亮停了下来。梅九亮感受着自己胸中的一颗红心有力的跳动着,时光仿佛如退去的浪潮,所有一切又重新回到了从前,自己还是梅寅飞老秦还是秦凯旋的时候,有些事情也浮现了出来。
  “秦凯旋,对不起。”梅九亮直起了身子对老秦说道:“上次的事情我....”
  “小梅,你还会回来吗?”秦霄贤看着他,一双眼中闪烁着不明的光芒,就像...
  像天上的星星。他没来由的想着,抬头才发现原来今天是没有星星的。
  “小梅?”
  秦霄贤的声音将他的思绪拉了回来,他想了想才老实回答道:
  “我不知道,也许几个月,或者三两年?”
  说完他偷偷抬眼看着一脸冷峻的秦霄贤,他不擅长安慰人,但还是试着抬手拍拍眼前男子的肩膀:“我只是回家去帮忙的,又不是什么大事,我要想你们了就给你们发微信,或者我会回来看你们。”
  “那你要快点儿回来”
  秦霄贤拉住他的手特别认真地看着他的脸说道:
  “我新学了首歌,你回来晚了我就都忘了!”
  这是什么鬼理由?!梅九亮想秦霄贤脑回路为什么总是那么清奇,让人琢磨不透!但他还是郑重其事地点头保证到一定会尽快回来。
  重新恢复到了梅寅飞的生活,日子变得规律起来。他帮着父母料理家里的生意,顺便也相了几次亲。
  他很清楚有个别的姑娘看中的不光是自己的好皮相,但还是试着去接触了解,可是每次到了最后就被远在京城的某旋给硬生生打断了。
  “梅啊,小梅啊,你怎么不理我啊?”
  “小梅啊,中山公园现在可热闹了,那漫天的柳絮飘着...”
  “梅啊,你要是忙不方便接微信的话,那我还是给你打电话好了!”
  听着某人带点儿痞气的东北腔,他面带微笑地瞧着手机上硕大的“秦凯旋”三个字,然后对对面目瞪口呆的姑娘说道:
  “怎么办呢?家里有个傻子等着我照顾。”
  是个傻子,还是个长的好看的傻子,若不是个傻子,谁能随便拉着个路人到处乱跑,在楼下一声接一声喊着直到楼上的住户忍无可忍要往下扔花盆?那个笑起来眼睛里仿佛藏着星星的小傻子,他的小傻子!
  “小梅啊,你没出啥事吧?怎么半天都不接我电话?”
  刚接了电话,就听那头老秦大惊小怪地喊道。
  将手机稍稍离了自己耳边远点,他眼里含笑嘴里的话却照旧噎死人不偿命:
  “你盼爷点儿好,我这相亲呢!”
  “啥啥啥?”老秦的声音更大了:“你什么时候有的别人?!”
  “怎么,你还要抢人啊?”他笑得眉眼弯弯,可是下一秒他就被老秦的话惊得再也笑不出来。
  “嗯,你告诉我地址,一会儿我从火车下来就打的来抢人!”秦凯旋特别严肃地说道。
  他抬头望望天,又低头望望手机,心想不用看黄历都知道今天不可能是愚人节,所以秦凯旋真的从北京来了?!
  晕乎乎地来到火车站,等了几个小时才看到那个熟悉的高瘦男子夹在人群中慢悠悠从车站出口走出来,他看着轮廓更加鲜明的秦凯旋觉得像在做梦,直到男子活生生站在他面前然后冲他招手打了声招呼。
  两个男人一个行李箱,俩人在火车站前的广场转悠了好几圈。他憋了一肚子话不知道从何说起,倒是秦凯旋先开的口:
  “相亲挺顺利?”
  “要没你搅和早成了!”
  他举着手机在老秦面前晃啊晃,老秦嘴上说着深表遗憾,脸上早笑开了花。说归说,既然人都来了总不能再赶回去,他拉着老秦去吃饭,吃完饭后像从前那样在马路上瞎晃悠。
  听着老秦说起七队各种可乐的事情,比如在周九良的“带领”下,他们终于成功的“架空”了孟鹤堂;再比如他和孙九香先后被剧场的话筒狠狠怼了一把;再比如他养了条小柯基当“闺女”。
  “小梅,你都不知道,咱闺女那水汪汪的眼睛,哎呀,跟你可像了!”
  话匣子一旦打开的秦凯旋依旧脑回路清奇,让人琢磨不透。
  “所以你意思是,我长得像狗呗?”他斜眼看着提起“闺女”时手舞足蹈的秦凯旋,想这人将来无异是个标准的女儿奴。
  “哎呀,你这人”意识到自己可能说错话的老秦看天看地然后才敢看小梅,结结巴巴才挤出一句话:“我就是想你了,所所以看什么都能想到你?”
  这算什么破解释?他微笑不语径直朝前走,可怜的老秦只得拖着行李箱跟在后面。不知走了多久,他才缓缓开口说道:
  “我今儿可戴着那耳钉呐!”
  “啊?”
  老秦不解其意,他的眼神顺着小梅的手望过去,两颗碎钻拼凑的耳钉在小梅的耳朵上闪烁着细微的光芒。他尚未反应过来,又听到小梅说道:
  “你不是要唱歌给我听么?”
  “哎呀,也没配乐...”老秦有点不好意思地抬手摸摸脖子,犹豫了好半天才支支吾吾说出一句话:
  “最亲爱的人,路途遥远我们在一起吧!”
  “什么?”
  “我说,路途遥远我们在一起吧!”
  秦凯旋的声音依旧那么低沉好听,即使跟他此刻心急如焚的表情完全不相符,他弯弯唇角想这傻子怎么连告白都和别人不一样,随便拿句歌词就糊弄了。可是不答应吧,看他那样子又有点于心不忍,还是答应好了!
  既然此刻我们还年轻,既然你我山高路远还能见面,若再不相爱好像真的有点说不过去。
  他勾起男子修长的手指微笑回应道:
  “好,那就在一起吧!”

评论 ( 3 )
热度 ( 74 )

© 梦客-sev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