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客-seven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后台日常-1

自从加入八队这个“邪教”啊!托教主夫人的福,现在腰不疼了,眼不花了,开车开得可溜了!

发一个无聊时产生的脑洞。

勿上升真人


这天,穿着一身草莓红大褂的李斯明像只兔子似的蹦蹦哒哒回到后台。


拐了个弯儿,就见一帮师哥撅着屁股趴在休息室门外不知在干什么。


“哥,不对词儿你们这干嘛呢?”


“嘘别吵,九郎哥正训妻呢!”在努力扒门缝的奶泡老师轻声说道。


李斯明的嘴角抽了抽,果然说相声的没一个好东西,不对除了他自己!但他实在压抑不了内心喷薄欲发的好奇心,便硬生生挤进包子和奶盖老师中间,使劲伸长脖子,想要听个清楚。


“杨九郎你疯了你!这是后台唔唔”


“谁让你不好好对词儿,我不管,你点的火就得负责把它灭喽!”


“杨杨小瞎,那是包袱你懂不懂!别……别咬那儿,晚上还得,嗯上台呢!”


“没事儿,哥哥下嘴有轻重!”过了一会儿又听到杨九郎低低的调笑声:“张小钉,你说你要这铁棒有何用?”

“杨九郎,啊~别……别太得寸……进尺,唔,太大了!”


“你信不信信我封你箱,停停你的场……唔,慢点儿!”


“哟我的角儿,都这会儿了你还能想起这个,看来还是哥哥我不够努力!”


“唔……”


“角儿你说,哥哥棒不棒?!”杨九郎喘着粗气笑着问道。


“滚……”


屋里一时没了说话声,只剩下时断时续的喘息声。刚刚成年没多久的李兔子听得面红耳赤,他尴尬地挠挠耳朵小声对那些一脸坏笑的师哥们说道:“要不咱撤吧,偷听人家家事不好!”说完他的脸更红了。


“这怎么能叫偷听呢?”奶盖老师悄声说道:“队长的事儿就是咱八队的事,万一两口子吵起来咱还能劝架不是?要知道队长的家事是否安定和谐跟咱们队今后的发展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我去,里面还不够和谐吗?配上苍老师的声音那就一日本爱情动作片!”盒饭老师说道。


“唉,没经历过生死,不懂什么叫爱情!”


打隔壁的隔壁过来的文艺少年董九涵诗意大发,旁边的包包十分配合地拨动着几下琴弦。


“滚!”八队集体用鄙视的眼神望向他俩。


离门最近的奶泡老师边听里面动静边说道:“九郎师兄可以啊!咱队长是什么人物,文能泼妇骂街,武能蹦极南京南站,除了咱师傅谁能治得了他?!”


“你们干什么呢?”


杨九郎走出来阴沉着脸盯着门口偷听的一干人,好家伙,一帮糙老爷们儿还学会听墙角了,得亏屋里的小祖宗累得睡着了,要是知道这事儿还不得把三庆园拆了!


“嘿嘿”奶泡老师尴尬地直起身子,笑嘻嘻对杨九郎说道:“哥,我们这不是以为你俩吵架了吗?怕出事所以过来瞅瞅....”


“别废话,刚听见什么了?”杨九郎一脸皮笑又不笑地问道。


“没,什么也没听到!”

众人随着奶泡老师的话音纷纷点头,这两口子个顶个不是省油的灯,万一杨九郎搁队长耳边呼呼刮枕头风,封箱停场打扫后台冲厕所都是有可能发生滴!


杨九郎满意地点了点头,别说这队长家属的身份还挺好用的哈!他的眼睛余光瞄到了脸涨得通红的李斯明,一脸慈爱地对他说道:


“兔子啊,你说咱队长对你好不好?”


“好”可怜的兔子不明就里,乖乖点头。


“今天你生日,队长还特意从家赶过来给你过生日,你是不是得好好表示表示啊!”杨九郎继续诱哄道。


“放心吧,九郎哥!早俩礼拜我就准备好了一段夸咱队长的词儿!”


杨九郎点了点头,他走过去拍了拍李兔子小朋友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道:“整个队里就数你最小,以后离这些不正经的人远一点别学坏了!咱队长可说了让你今晚好好表现,说得好就赏,说不好忘词了就等着封箱半年吧!”说完杨九郎背着手摇摇晃晃地进了屋。


李斯明站在原地半天没有动弹,知道奶泡老师拍拍他的肩膀才回过神来。


“哥,刚九郎哥是不说要忘词了就封我箱半年?”


奶泡老师没有回答他,而是一脸惋惜地冲他摇了摇头,然后和其他暗地里幸灾乐祸的师兄弟们一起走了出去。


不是,队长,九郎哥,我什么也没做,为什么要这么难为我啊?!


可怜的李兔子同学欲哭无泪地在心里呐喊道。


评论 ( 5 )
热度 ( 29 )

© 梦客-sev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