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客-seven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从心而为-我在这里

  “大林,这九连环新奇有趣的很,送给你吧!”

  

  “三金,谢谢你!”

  

  “大林,曹小四给我的这盒栗子酥太过甜腻,你替我吃了它!”

  

  “三金啊...”

  

  “大林,这盒胭脂鲜妍好闻的很,不如就送你吧!”

  

  “三金!”

  

  少年的一句暴喝惊得大脑袋神仙呆立原地,睁圆了眼睛一脸茫然地望着他。

  

  “哥哥,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只是以后你就莫要再送我这些东西了。”大林挠挠头有些为难地说道。

  

  “这是为何?”三金不解地问道。

  

  此时此刻若不是有栏杆挡着,少年真想把那些胭脂水粉扔到那颗大脑袋上,让他好好看看这是给一个正值青春年华的少年用的东西嘛!瞄了眼那张写满无辜的脸,大林抬手拍拍自己的心口默念莫生气莫生气,生气伤身赔盘产。

  

  “大林,你念叨啥呢?”瞧着少年摸着心口又说些自己听不懂的话,三金的脸上流露出疑惑的神色。

  

  “没事没事,总之你啊以后就莫要再送我东西了,我这里地方小放不下,而且等我回家的时候也带不走这么多啊!”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碎碎念的大林完全不知守塔仙人的心里此刻有了怎样的起伏波折。

  

  少年意气风发,自有锦绣前程在前方等着他,这小小的浮生塔关得住他一时,不能关得住他一世。待到重获自由之时,他自然和别人一样将他连同这段煎熬的岁月抛在脑后不再想起。一想到这些,之前与少年在一起的欢喜愉悦瞬间被三金抛在了脑后!

  

  “三金,你这是怎么了?”

  

  少年住了嘴抬头看着脸色有些难看的三金,关切的想要去拉他的手却扑了空,不解地望着大脑袋神仙急匆匆走开的背影正想着是自己哪句话说错惹他不高兴时,忽然他感觉自己心口一痛。

  

  呃,这么快就到日子了吗?他揪着自己的衣服心里咯噔一下。

  

  麒麟在成年前的每一年生日都要经历天火焚身之苦,作为麒麟少主,大林同样不能例外。这是他成年前的最后一个生日了,只是没有了爹爹他们在旁帮助,他不知道自己可不可以挺过去,他想到了在外守塔的仙人三金,眼巴巴盼着那大脑袋的身影出现,可是一连几日这大脑袋神仙都没有出现,少年气闷地握紧了牢房的栏杆。

  

  “哟,还在等着那大脑袋呐!”隔壁牢房响起了娇媚的声音“他又什么好的,这位少年,干脆来这里,姐姐陪你玩啊!”

  

  “只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娃娃,哼,真不知道那守塔的怎么想?”另一个粗哑的声音阴阳怪气说道。

  

  “说到那守塔的,脑袋大的出奇不说,长相实在不敢恭维,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够了!”

  

  大林的一声怒吼令整个闹哄哄的牢房瞬间变得安静。他双眼赤红,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只觉得气血翻涌,灼热异常,他低低嘶吼一声,露出尖尖的獠牙。

  

  三金三金三金.....

  

  在失去意识之前,他仿佛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正朝自己走来……

  

  当三金匆匆赶到时,塔内的空气变得灼热难耐,被关押的犯人因这莫名的热浪磨折得哀嚎连连,而尽头关押大林的牢房内时不时透露出一丝火光。他心生担忧,顾不得别人迈步直直朝尽头走去。

  

  “啊啊啊!”

  

  三金站在牢房的门口,眼睁睁看着那个珠圆玉润的少年被赤红的火焰包裹成一团,在发出痛苦的吼叫的同时渐渐显露出金光灿灿的鳞甲和鹿一样的犄角。

  

  一只麒麟神兽在冲天的烈火中威风凛凛地站在三金的面前。

  

  “大林!”

  

  隔着牢房栏杆的三金大喊一声。化作原形的大林没有理会他,扬天怒吼一声,声音之大震得整个琉璃浮生塔晃了三晃,塔中的犯人叫得更是撕心裂肺。

  

  三金不知其中缘故,可是他很清楚这五味真火厉害无比,若是眼下任由大林这般肆意妄为,别说这座小小的浮生塔,方圆百里只怕寸土难留。稳了稳心神三金手掐诀口念咒为自己周身设了个结界后打开牢门走了进去。

  

  “大林,是我,三金。”

  

  他边说着话边挪动步子缓缓麒麟兽一点点靠近。“大林,你还好吗?”三金试探着伸出手想要抚摸他的头顶,却被麒麟兽亮出的锋利牙齿和凶狠表情吓得停在了半空。

  

  “大林,你能听到我说话吗?”

  

  话音刚落,一团火球直直擦着他的脸边过去,摸摸发烫的脸颊三金扭过头去看,墙面上多了一团焦黑的痕迹。而“罪魁祸首”打鼻子喷出热气,不住的拿蹄子刨着地面,一双铜铃大眼警惕地望着三金。

  

  古书有云,麒麟神兽性温顺,主和平。如今想来古人之言也不尽都是对的。三金没了主意,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嗷吼吼!”

  

  突如其来的怒吼拉回了他的思绪,三金望着火焰中的麒麟兽发了疯似的拿自己脑袋去撞墙壁,却被浮生塔中设置的结界大力弹了出去,直直摔落在地上。

  

  “大林!”顾不上害怕,三金急忙过去弯腰查看麒麟是否受伤。“来,到我这里来!”

  

  只见麒麟兽先是伸出鼻吻嗅嗅三金的手,而后他抬头冲三金眨眨眼,呜呜叫着挪动自己的身体离三金远一点。

  

  “乖,不许躲我!”他俯下身子强硬地搂住不停挣扎的麒麟布满鳞甲的脖子。

  

  “大林,大林”

  

  他一边唤着少年的名字,一边将自己的真气透过自己的掌心源源不断传递给他。慢慢的他察觉到掌下的麒麟兽安静了下来,包裹周身的火焰也消了许多,他长长出了口气,将嘴凑在少年麒麟的耳边:

  

  “别怕,我在这里!”

  

  .......

  

  大林疲惫地睁开眼睛,目及所处焦黑一片,空气里还夹杂着一丝灼热。抬手想要揉揉眼睛,发现自己身上只盖了件宽大的袍子躺在一个人的怀里。

  

  “大林……”

  

  头顶传来男子的声音,他顺声抬头望去,看见那个多日不见的大脑袋神仙光着膀子靠着墙睡觉,两只大手却稳稳的将他抱在怀里。

  

  恩,这衣服肯定是他的。大林拿手指戳戳三金身上的软肉,然后害羞地捂住自己的脸。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都是大老爷们儿的羞臊个屁啊!透过手指缝,他开始偷偷打量着大脑袋神仙的脸。

  

  嘿,以前怎么没发现这哥哥这么白呢?闲不住的小麒麟伸出一根手指戳戳三金肉鼓鼓的脸颊觉得有趣得很,眼神随着自己的手指从大脑袋神仙寡淡的眉眼略过肉肉的鼻头,一路来到了有些歪的嘴唇上。师父说这是薄情寡义的相貌。大林想这算卦相面也不一定都是对的,比如自家那个喜欢到处秀恩爱的老舅,再比如眼前对自己无下限包容宠溺的大脑袋神仙。

  

  “大林,你醒了么?”没睡醒的大脑袋神仙迷糊问上了一句。

  

  “唔,三金,是我伤到你了吗?”大林瞄到了三金脸上灼伤的痕迹不好意思问道。

  

  三金摇摇头,他伸手将大林身上宽大的袍子细细掖好:“等会儿我出去看见曹小四,让他给你寻件衣服穿上。”

  

  “你都不问问我这是怎么一回事?”大林握住他的大手一脸的不可思议。

  

  “有什么好问的,这塔好好的,你人好好就行了!”三金淡淡回答道。

  

  这个人怎么这样!大林心里有些发堵。自从认识以来,这张肉乎乎的脸上永远都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越想越不舒服的少年干脆拿手指在大脑袋神仙的身上这戳戳那捅捅,戳到粗腰时三金急忙出声阻止:“大林,别闹!”

  

  哼,就闹!少年心性占上风的大林捏住三金腰两边的软肉,没想到不苟言笑的守塔仙人三金乐得见牙不见眼,握住他的双手也没什么力气。

  

  “大大林,别闹,我都岔气了!”三金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

  

  “哦”闻听此言大林乖乖收手,看着三金笑得涨红的脸也跟着乐了起来。

  

  两个人脸冲脸笑了好一会儿,大林抿着嘴笑嘻嘻地对三金问道:

  

  “你这些天怎么都不来看我啊?”

  

  面对少年的质问,三金止住了笑意不再说话,大林不解其意凑过去又问了一句。

  

  “我……我最近一直在想个问题,想不明白我不敢来见你。”三金吞吞吐吐回答道。

  

  “什么问题啊?”

  

  “我在想你走了以后会不会把我给忘了?”

  

  少年有些语塞,自己在这里巴巴等着人来,结果这傻子竟然猫在别处竟然想这个。他偷偷抬眼瞅着一脸烦恼的大脑袋神仙,小声问道:

  

  “那你可想明白了?”

  

  “没有。”三金低着头将大林的双手拢在自己的掌心瓮声瓮气说道:“曹小四说外面世界缤纷精彩,不似我这浮生琉璃塔死气沉沉,你若不记得我倒也情有可原...”

  

  看着挺大个汉子如此多虑善感,大林觉得好气又好笑,拿脚轻轻踢了下他的腿说道:“哥哥你怎么什么都跟那个姓曹的说啊!”

  

  三金闷着头不说话,自打守塔以来自己早已习惯了独来独往,如今却为了个小小少年郎而害怕一个人面对幽暗孤寂的黑夜。若这话让大林知道还不得笑话死他!

  

  “三金,哥哥。”

  

  少年红着脸反握住他的大手说道:“未来之事尚不可知,我只知道现在有你在,我哪里都不会去。”

  

  他抬起头望过去,少年的神色羞涩拘谨,可是他正视自己的目光无所畏惧。

  

  “大林?”

  

  “唉,我在呢!”

  

  笑得眉眼弯弯的少年郎,俯下身子用额头抵住他的额头:

  

  “三金,我在这里!”

  

  


评论 ( 11 )
热度 ( 43 )

© 梦客-sev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