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客-seven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从心而为-离开你我心疼

  马上考试了,等下下礼拜再更新,亲爱的们再等等我,好吗?

      

        三金一连几天情绪都不是很高。
  
  自从那天他“真情表白”以后,那个笑呵呵的小少年没再和他说过一句话。
  
  “大林,你为什么不看看我啊?”他不解问道。
  
  小少年背对着他睡觉,手脚缠着一个比他还大的布娃娃,听到三金的话之后手脚缠得更紧了,布娃娃的大脑袋可怜兮兮地耷拉着,一双小小的眼睛盯着牢笼外的男人看。
  
  唉,怎么会这样呢!三金感到有些挫败。
  
  与其说他不擅长怎么安慰人,倒不如说他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去做!曹小四又不知跑到哪里去了,不然他可能先嘲笑自己一通然后认认真真出几个好点子给他。
  
  “守塔的,出来接一下囚犯!”外面响起了天兵的声音。
  
  扭头瞟了眼装睡的某人,三金想了又想开口说道:“大林,我走了,你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尽管跟我提”说完就转身走开了。
  
  等他的身影消失在塔楼的拐角处后,从布娃娃的大头后面缓缓探出了个小脑袋来,顶着发红的两只耳朵气呼呼地说道:“哼,三金是个大笨蛋!”
  
  完全不知道某人腹诽的三金此刻站在琉璃塔前例行公事和天兵做交接,当他看到天兵身后那个长身玉立的紫衣男子时,心里没来由的一沉。
  
  那男子生的不错,同大林的老舅张云雷可有一比,只是生的邪魅桀骜,不及张云雷浑身透着玉石般的温润,都说相由心生,只怕这男子不是什么善茬!
  
  没再多想的三金领着紫衣男子来到一间空牢房,他伸手示意男子进去。当他准备关上牢门时,那紫衣男子隔着冰凉的栅栏对他笑问道:“在下无厌,你叫什么名字?”
  
  三金不理他默默将牢门关上,谁料那个叫无厌的男子忽然伸手握住了他的手,他想将手抽出,却被男子纤长的手指牢牢地缠住。
  
  “让我猜猜看”无厌脸上的笑意逐渐加深,他故作深沉地问道:“三金,对不对?”
  
  “你想说什么?”
  
  “大林,那个这样叫你的人叫大林对不对?小小的,软软的,让人想狠狠咬上一口,对不对?”
  
  无厌的嘴角高高上扬,两只眼盯着面无表情的守塔仙人,仿佛是在盯着自己股掌之间的玩物般满是调侃的神色。
  
  “你在这里静思己过,有什么事情随时叫我。”
  
  三金说着话将手抽了出来,他转身避开男子过于妖邪的眼神走下塔楼,当两只大脚先后迈出琉璃塔的出口时,他长长舒了口气,然后抬手摸摸自己的胸口。
  
  就在刚才当他听到那个叫无厌的男子形容大林时,心脏好像被人狠狠打上一拳似的,先是凝滞了一下,然后快速地跳动起来,他不喜欢这样的感觉。
  
  既然知道我与大林的事情,想来这人是有备而来!三金的眉头紧紧锁在了一起,虽说琉璃塔固若金汤,可小心一点总也不是什么坏事,他向来是个谨慎的人,当下决定要寸步不离地守护自己心爱的小少年。
  
  守塔仙人想的是不错,可饶是他日日细致入微的看护,该担忧的事情还是发生在他的眼皮子底下。
  
  那天他惯例结束巡视工作后来看大林,却看到大林一个人待在牢房里手舞足蹈,兴高采烈的嘴里嘟囔着什么。
  
  “大林,你在做什么?”他好奇问道。
  
  小少年不搭理他,继续自顾自说着什么,直到三金连问了好几遍才不耐烦回道:
  
  “三金别吵,我在和无厌说话呢!”
  
  “谁?”
  
  三金皱了下眉头,大林关在牢里怎么可能知道那个无厌的事情?他暗暗施法延伸视线发现无厌端坐在牢中,这,怎么可能?他不明白。
  
  “无厌啊!”这回大林终于转头看向了他“他曾经是我爹爹的徒弟,在我很小的时候就不知所踪了,爹爹不肯说,别人也都不知道。这次久别重逢,我自然是要与他好好聊上一番!”
  
  “你们是怎么联系上的?”
  
  “这里啊!”小少年指了指自己的额头,得意洋洋对他说道:“我们麒麟一族的犄角可以寻找到任何地方的同类!”
  
  “无厌....他也是麒麟吗?”三金问道。
  
  闻听此言大林摸摸自己的头发,半是迟疑半是肯定说道:“应该是吧,不过仔细想想我还从来没有见过他变身后的模样。”
  
  三金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他相信大林说的都是真的,只是那个紫衣男子言行举止乖张莫测,恐怕不是什么好人。他想了一下老老实实把自己的忧虑讲给大林听。
  
  “不可能,无厌怎么会是坏人呢?唉你是不是看不起我们麒麟族啊!还是我没给你答复,你心里不忿所以才这么针对我啊!”
  
  话说到一半少年住了嘴,心中有些后悔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本来想再拖几天的偏自己嘴快这回说了出来。
  
  “三金啊”
  
  他抬手拉起一言不发的守塔仙人的袖子,眨着细长眼可怜巴巴望着他,撒娇的话还没说出口,那守塔仙人的问话已经逼到了他的面前。
  
  “所以,你的答案呢?”
  
  三金的脸凑近了一些,他低头看着眼神闪躲的小少年,瞧着小少年通红的耳朵尖,听着他左一句“三金是大笨蛋!”右一句“就没你这么欺负人的”的嘟囔声。连日来的郁结一扫而光,那个他急于想知道的答案忽然变得不是很重要了。
  
  “大林,我不逼你了,无论你的答案是什么,它都在这哪里也不去!”
  
  他拉着少年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少年的脸更红了,被拉住的手在守塔仙人宽厚的胸脯上挠了两下,然后摊开来静静感受着男人强有力的心跳。
  
  正是青春年少的好年纪,少年郭大林曾经躲在角落偷看自己喜欢的姑娘然后将她的倩影仔细安放在心里揣好,也曾经看见别人花开并蒂美满团圆时艳羡高兴,但是被一个人高马大的男人如此强势的告白这还真是头一遭!孤身一人的郭大林不知所措,只得将自己的疑惑通通告诉了同样身处牢狱的无厌。
  
  “大林,你喜欢他吗?”那头的无厌问道。
  
  “我不知道。”少年皱了皱眉。
  
  “从前我瞧着张云雷等九郎哥回来坐立不安的模样还笑话他来着,如今我瞧着三金害羞,心里欢喜,听到他的脚步声满是期待又坐立难安,此情此景和张云雷如出一辙,可这就是喜欢吗?我说不好。”
  
  “有句话说出来你可能会埋怨我,只是.....”
  
  无厌忽然住嘴不说了,大林竖起耳朵等了好久才听到男子慵懒温和的声音。
  
  “先不说男子相恋如何违背常理伦常,你们的身份地位太过悬殊了!在这里你是囚他是官,在外面你是麒麟族未来的领袖,而他只不过是九重天上微不足道的一个小神仙罢了,你确定还要和他在一起吗?”
  
  “我...”少年挠挠头有些烦躁,他想了想反驳道:“我不在乎,三金也不会的!”
  
  “那守塔仙人长年驻守在这里从未见过世面,若有一日他离开这里,见识过世间百态,红尘种种,到那个时候他还会待你如初吗?”
  
  无厌的声音顿了顿然后又再次响起:“大林,我希望你能好好考虑一下!”
  
  少年被他的一番说的哑口无言,他和三金相识毕竟还是太短,对彼此的了解还是太少,虽然他不愿相信三金会像无厌说的那样,可是以后真的不会吗?
  
  大林的心里没来由笼罩上了一片阴影,每每瞧见三金时笑容也变少了许多。
  
  而对于这一切毫不知晓的三金瞧着少年阴郁难测的脸,无论怎样诱哄都问不出一句答案,他无奈只得陪着少年一起长吁短叹。
  
  “想知道他为何不理你了吗?”
  
  当某日他巡逻到了关押无厌的牢房时,那个邪魅桀骜的男人倚靠着门栏微笑跟他说着话。他不理会迈步径直朝前走,刚迈开两步就听见身后男人慢悠悠说道:
  
  “大林说他倦了,希望你不要再去纠缠他了!”
  
  “就算他不想见我,这话也该由他来对我说,什么时候轮到你来传话?”三金扭头冷冰冰看着他。
  
  男人不恼只是笑嘻嘻看着他,看得三金心里很不舒服,过了很久男人开口说道:“我自幼长在麒麟族,在离开以前我是看着大林长大的,大林这孩子心思单纯善良,从来不会对任何待他好的人说个不字,哪怕他不喜欢,也不需要这个人的好。”
  
  “你是在暗示我,大林其实不喜欢我待他好?”三金问道。
  
  “不是暗示,而是你根本就不知道他其实最想要的是什么?”无厌英俊的脸凑到了三金面前一字一句向他发问:“他是北川麒麟的少主,未来统领一方的领袖,比起他将来所要接受的无上荣耀和权力,你这点小恩小惠算得了什么?只会拖累他,制箍他,让他在这小小的塔牢里永世不得翻身!”
  
  他说的缓慢有力,听在三金的心里犹如生锈的刀子捅进去再一点一点抽出来,钝钝的令他心里发疼。
  
  虽然他讨厌这个叫无厌的男子,可无厌的话一举击中了他长久以来逃避的问题:他与麒麟少年终究是两个世界的人,少年的未来光明锦绣,不似他这般永世活在黑暗之中,就算他再怎么喜欢少年,都不能将少年拉入无尽幽暗中与自己长相厮守,他不允许自己这样做!
  
  你啊,就是个孤煞无所依靠的命!他苦笑一声,本是早就知晓的命运,现下倒生出了几分不甘心来,可一想到那个笑眼弯弯的小少年,他不得不遵从命运的安排,迈着沉重的步伐朝大林的牢房走去。
  
  当他缓缓走在幽暗的过道,他喜欢的少年的模样一点点映入他的眼帘时,三金觉得自己的心更疼了。少年的身形比刚来时瘦了许多,那张圆滚滚的脸憔悴忧郁,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如果可以他希望自己喜欢的小少年奔跑于广阔天地间,笑语晏晏,不知忧愁!
  
  “大林....”
  
  少年慢慢抬起头,看见那个人高马大的守塔仙人站在外面,眼神明灭不定。
  
  “那日的话我不过是随便说说而已,你莫要往心里去,你..你不要介意,从此以后我不会再缠着你了。”
  
  三金握紧拳头,眼睛盯着少年的一举一动,少年呆呆坐在地上,望向他的眼神悲哀又带着一丝讽刺,忽然少年的嘴唇动了动喏喏问道:
  
  “所以,是厌烦了对吗?”
  
  三金沉默着不说话,他垂下眼神不敢再看少年那双泫然欲泣的眼睛。
  
  “刚开始你瞧我新鲜所以对我百般照拂,现在你厌烦了所以把我抛到了一边是吗?”大林恶狠狠瞪着低头不语的守塔仙人大声质问道。
  
  “回答我,三金!”
  
  “既然你明白,那我就再不多言了。”
  
  三金转过身急匆匆往外走去,当他走到楼梯时听到了少年的一声怒吼:
  
  “三金,我讨厌你!”
  
  抬手揉揉发疼的心口,三金勉力笑笑想他心爱的小少年以后可以能无拘无束地翱翔于天地间,他该为此高兴才是。
  
  可是,为什么他的心会这么疼呢?
  
  

评论
热度 ( 13 )

© 梦客-sev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