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客-seven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从心而为-求你,别扔下我

  听关在这里的仙官说,西边的大荒泽长有一种仙草,有忘痛解忧的奇效。

  

  三金有些跃跃欲试,他的心已经疼了好几天了,照此下去可能会死也差不多,虽然他知道自己不会轻易死去。

  

  曹小四终于回来了,三金瞧着他一脸的憔悴凝重,再联想之前无意听到的天兵天将的话,心知这个九天四海的第一“逍遥人”是真的碰到了麻烦!

  

  “后悔吗?明知道这是犯天条的死罪。”三金问道。

  

  “去他的狗屁天条!”曹小四咬紧后槽牙逞凶说道:“你瞧过四爷什么时候怕过?!”

  

  三金“哦”了一声不再说话,扭身和曹小四并肩看向对岸,对岸还是一派歌舞升平的安稳景象,从隐隐传来的丝竹管弦声中,他听到了曹小四苦涩无奈的声音。

  

  “对于现在发生的一切我从未后悔过,他们想要烧饼的命,想要拆散我们,我就便偏要他活,活不下去我俩就死一块!尝过了两个人在一起的甜头,那一个人孤单活下去的苦我是说什么也不肯再吃了!”

  

  “可他毕竟是妖,而且是传说中能毁天灭地的大妖!”三金忍不住对他说道。

  

  “那又怎样,他改变不了自己的出身,可我也阻止不了想要和他在一起的决心啊!”

  

  小白胖子又恢复了往日没心没肺的模样,可三金瞧着他眉眼中的决绝知道曹小四这次是认真的。临了曹小四怕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说道:

  

  “三金呐,不要为了未知的后果而放弃这中间或美好或悲伤的过程,要这样顺从自己的心意才算轰轰烈烈活过不是吗?”

  

  我也想遵从自己的心意任性一回,可是大林怎么办?一连几日他偷偷躲在暗处瞧着牢房中的少年,瞧着他阴沉的眉眼和睡觉时挂在脸上的泪痕,三金揉揉心口皱紧了眉头。

  

  “三金啊三金,你真该拿副镜子照照自己现在的样子,颓废丧气,无精打采,不过我喜欢!”

  

  无厌坐在牢房中笑嘻嘻瞧着巡逻至此的守塔仙人,宽大紫色的衣袍摊在地上犹如即将干涸的血迹般让人不愿多看一眼。

  

  “呐三金,我看得出来你我都是无法顺遂自己心意活着的人,要不要和我在一起,我们一起来反抗这不公的世界?”

  

  守塔仙人不愿理会无厌,只想快快完成自己巡逻的任务。脚往前迈了几步后又迟疑地停下来,然后又扭身朝无厌走去。

  

  “怎么,想通了?”紫衣男子倚靠栏杆笑嘻嘻看他。

  

  三金摇摇头,他想了想然后开口轻声说道:“我只想知道你费尽心机来到这里的原因,难道就只是想看到我和大林现在痛苦的样子吗?”

  

  “难道这还不够吗?”无厌歪头笑着看他,眼中满是戏谑的光芒。

  

  “明明都是居于九天之上的神仙,却偏偏学那些下贱的凡人一样为了些愚蠢的情感要死要活的,难道这还不够有趣吗?”

  

  “你说你看着大林长大,现在看他这样狼狈不堪,也还觉得有趣吗?”

  

  “当然!我要折磨他,摧毁他,让他生不如死,就像他父亲当初对待我一样!”

  

  三金瞧着无厌扭曲一张俊脸,边说着话边站了起来,赤红的双眼狠狠瞪着他犹如阿鼻地狱的恶鬼无异。

  

  “无厌,你!”

  

  他讶异地张开嘴,眼睁睁瞧着无厌的身形渐渐变大,撑破了他华丽的紫色衣袍,白净的额头变得狰狞无比,不消片刻化作一只豺狼般的怪物,头顶龙一般的犄角,一只完整,一只残缺。

  

  “龙生九子,其二睚眦,生性好斗,喜血擅杀!从古至今人们对我的家族从来都只有这样的评价!”

  

  无厌的声音从那只怪物的嘴里发出,它直立着两只爪子缓步走到呆呆站在牢狱外的三金面前,隔着冰冷的栏杆抬手指了指自己残缺的那只角:“看到了么,我不过是偷看了麒麟族的金典宝卷,我师父,也就是大林的父亲出手打断了我的角,还将我打入了无妄深海,你可知我花了多久时间才从那冰冷的海中爬出来,又花了多久的时间才精心准备了这一天的到来?”

  

  三金早已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向来理智冷静的大脑此刻空白一片,他感觉到腥臭粗重的热气从无厌的嘴中发出喷在了他的脸上。

  

  “现在我—睚眦无厌,邀请你同我一起见证这等待已久的复仇时刻!”

  

  “轰隆!”

  

  被关押在牢房中的少年大林被这没来由的巨响吓了一跳,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想要张嘴叫三金,又赌气地转过身去。

  

  先是莫名其妙要把心给我,然后又说开玩笑要我别在意,当本少爷是什么?傻子么!哼,再理他我就不是人!

  

  少爷骂的兴起浑然忘却自己本来就不是人的事实,闷闷不乐地拿手指戳着大头娃娃的脸,脑子里翻来覆去想着能让三金一下子转变想法的原因。

  

  “大林”

  

  一个慵懒的男声在他身后响起,大林顺声回过头去,猝不及防被一个庞大的物体砸中,伴随着惯性一起甩到了墙上。

  

  强忍着身上的疼痛,他微微睁开眼睛正对上了一张满是血污的脸,淡淡的眉毛紧皱到了一起,有些歪的嘴唇微微张开。

  

  “三金,三金你怎么了?!”

  

  大林扑到了守塔仙人的身边,边摇晃他壮实的身躯边大声呼唤着他的名字。不知过了多久,守塔仙人辗转苏醒,微微眯起眼睛,嘴里喃喃发声,大林凑耳倾听才明白他说的什么,他说:逃,快逃!

  

  “三金,你到底怎么了?”

  

  “与其担心他,不如担心担心你自己,大林....”

  

  少年抬起头,看见一只直立行走的怪物缓缓从黑暗中走出来,熟的不能再熟的声音从它的嘴中发出。

  

  “无厌?是你吗?”少年惊讶地睁大眼睛。

  

  “是,我是无厌,是很多年前被狠心的师父扔进无妄深海的叛逆徒弟,而我的师父就是你慈爱严厉的父亲。”无厌咧开血盆大口,恶臭的涎水流了满地。

  

  “我记得那天是你的生辰,当他们欢天喜地为你庆生的时候,我却在遭受着巨大的折磨,在无妄深海的日日夜夜里,我不断对自己发誓,终有一日我要向你们发起复仇,而且我不止要复仇,我要这天为我震撼,要这地因我动摇!不过首先,我要先从你开始!”

  

  不知所措的少年眼睁睁看着无厌一步一步朝自己走来,下意识地护住瘫倒在地的守塔仙人,他压抑住内心的恐惧对无厌说道:“你我之间的事情不要牵连到别人,放了三金,还有琉璃塔的其他人!”

  

  “你不是喜欢他吗?要他给你做陪葬不是件很幸福的事情吗?”无厌亮起了雪白的獠牙,凛凛寒光犹如锋利的匕首。

  

  大林直起身子浑身戒备地与那名叫无厌的怪兽对峙,忽然他感知到有人在轻轻拉扯自己的衣袖,低下头正对上三金的眼睛。

  

  “快...快逃....”三金轻声说道。

  

  望着即使虚弱仍不忘提醒自己的守塔仙人,大林忽然升起了一股想要保护他的勇气,但回想起那日守塔仙人不负责任的话,伸出两只手拉扯守塔仙人脸颊的肉半是愤懑半是撒娇地说道:“真搞不懂你,刚说与我是逢场作戏,如今又担心我的安慰...”

  

  “对不起....”三金垂着眼,一脸内疚的样子。

  

  少年笑笑,低下头碰触守塔仙人宽阔的额头轻声说道:“等我回来,看我不收拾你!”说完少年站起身,渐渐显露出自己的原形——一只威风凛凛的麒麟。

  

  三金,从来都是你护着我,如今也该我护着你了!大林扭头深深望了眼守塔仙人,然后嘶吼着朝无厌扑了过去。

  

  这是一场惨烈的战事。

  

  三金不愿再多回忆那场至今想来都格外心悸的战斗,他眼睁睁看着自己喜欢的麒麟少年与睚眦怪物撕咬缠斗在一处,赤红的火焰与深黑的火焰纠缠灼热了他的眼睛,野兽的嘶吼和其他谪仙的惨叫声刺痛了他的耳朵,当他好不容易恢复了些许气力,挣扎想要站起身襄助大林一把时,却瞧见麒麟和睚眦怒吼着齐齐拿头撞向墙壁。

  

  向来都坚不可摧的墙壁此刻却因三金的气力尽失而变得脆弱不堪,更加禁不起两个庞然大物的撞击。三金来不及张开屏障,大林和无厌已经齐齐随着破碎的砖块土砾掉了下去。

  

  “大林!”

  

  三金怒吼着冲了过去,他死死扒住边缘朝下望,望见了瘫在一片血泊中的无厌的尸体,巨大的麒麟站在无厌的面前摇摇欲坠。

  

  没做过多反应,三金祭起最后一点法力从琉璃塔上飘然落下,刚落地就踉跄朝麒麟跑去。

  

  “大林!”

  

  麒麟的耳朵动了动,然后渐渐化成了少年模样,扭头对着一脸焦急的守塔仙人露出虚弱的笑容。

  

  “三金,这次饶你一次,等我休息好了再收拾你...”话音未落少年瘦削的身体晃了晃然后直直倒下。

  

  三金伸手稳稳接住了少年满是伤痕的身体,他不知该怎么办,满心想的是只要少年能好好活下去,就算再也见不到,心疼难耐到要吃大荒泽的仙草也没关系。

  

  大林挺住,求你,别扔下我!他死死搂住少年做下了一个决定。

  

  


评论
热度 ( 15 )

© 梦客-sev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