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客-seven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从心而为-你愿意保管我的心吗?

  三金想,若是能给他重来一次的机会,说什么都不能放任那个叫张云雷的男子进入塔中。

  可...谁让这个姓张的是麒麟少年的老舅!

  “三金,你会原谅我的,是吗?”少年眨着眼睛特别无辜地看着他。

  小混蛋!

  背在身后的双手攥在一起又无奈松开,一而再再而三放纵那个小混蛋的自己也好不到哪儿去!

  
“嘿守塔的!”
  
  一只手狠狠拍在了他的肩膀,他扭回头看见了曹小四没心没肺的笑脸。
  
  “你怎么在这儿?”三金问道。
  
  “这又不是你家地头,凭什么我不能来?!”小胖子双手叉腰理直气壮说道。
  
  虽然与曹小四接触时日不长,但三金知道随便顺嘴接茬只会招来曹小四更猛烈的“攻击”,所以他干脆闭嘴不说话。
  
  “你呢?怎么不去守着你那破塔?”见他不搭理自己曹小四只好另起话头。
  
  “那琉璃宝塔与我气脉相连,即使相隔千里我仍然能感知塔中事情,所以不必时时看守。”三金淡淡回答道。
  
  曹小四“哦”了一声便不再说话,站在三金的身旁望着对岸的亭台楼榭感慨说道:
  
  “从这里望过去,天庭果然是个好地方啊!美轮美奂,祥和安宁!只可惜,冷冰冰的一点生气儿都没有。所以我才更喜欢人间,花儿是香的,鸟儿的声音是清脆的,天边的晚霞是鲜艳艳的橘子红……”
  
  三金静静地听着曹小四的唠叨,心早飘出了九重天外,他想象着自己站在山顶上,风中带着甜腻的花香,郁郁葱葱的山林中偶尔传来几声清脆的鸟叫,身边坐着一个珠圆玉润的少年郎仰起头对他笑,橘子红的晚霞染红了他的笑脸。
  
  “守塔的我问你,你和塔里关着的那小孩儿咋样了?”曹小四忽然开口打断了他的思绪。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他的面色依旧淡淡的,背在身后的手不由地握紧。
  
  “虽说咱俩相处的日子短,但你四爷我阅人无数,任谁心里藏着小九九都逃不出我的眼睛!”曹小四边说边伸出两根手指指指自己的眼睛。
  
  “看你眼神发亮春情荡漾的模样,不用说你肯定是动心了对不对!”
  
  “我还是不懂你在说什么?”三金困惑地眨眨眼。
  
  “装,装,接着装!”曹小四一脸嫌弃看著他“明知我私自挟带凡间物品是大罪,非但不举报我反而还求我捎东西回来,不是给那小孩儿的难不成是你自己在用吗?”
  
  “罢了罢了,大约现在我说什么你这千万年都不开窍的木头也不会懂!”曹小四瞧着一脸迷茫的守塔仙人语重心长地说道:

  “看在你人还不错的份上,听兄弟一句劝,即使是神仙也只有这一颗真心,给出去就再也要不回来了。所以把这颗心看好了轻易别随便借出去知道吗?”

  “恩,我知道了。”
  
  三金漫不经心答应着,此时此刻他满脑子都是橘子红的晚霞和笑盈盈的少年郎,没等曹小四说完扭身就朝浮世琉璃塔的方向走去。
  
  远远的他就看到了那座熟悉的琉璃宝塔,和塔下站着的一个人。

  那人生的眉清目秀的好模样,身形挺立如一竿秀竹,可惜三金对这个叫张云雷的男子着实没什么好感。
  
  自从允许这个自称是大林的舅舅的人来探视以后,大林都不怎么和自己说过话,一门心思盼着他这个小舅舅来。

  想到少年和张云雷有说有笑的样子,三金真恨不得把眼前这幅小身板扔出九重天外。张云雷似乎也察觉到这一点,他抱着肩膀好整以暇地望着眼前这个面相忠厚的“老实人”。
  
  “你,似乎不喜欢我?”张云雷开口问道。
  
  “天规戒律严禁外人出现在这里,让你前来探视已是我做出的最大忍让了!若别人知道此事的话,不止我,连大林都会受到严厉惩罚,若你聪明懂进退的话,以后就莫要再来了!”
  
  三金明白干脆地对张云雷下起了“逐客令”,周身的杀气渐渐加重。
  
  “哟,生气啦?”张云雷缓缓踱步走到了三金面前。他望着守塔仙人隐含怒气的眼眸,轻启薄唇开口说道:
  
  “你别埋怨我。我们家就这么个独苗苗,打小没吃过什么苦头。他爹担心儿子又不好出面,自然就由我这个当舅舅的前来探望。我看得出你对我们家孩子不错,只是……你真的知道他在想什么,知道什么才能让他最开心吗?”
  
  张云雷扬起嘴角,挑挑上扬的眼眉,就好像一颗蛊惑人心的禁果般挑逗着这个没经历过世事的守塔仙人。

  三金看着他轻启薄唇凑到了自己的耳边说道:“来来来,我说说你听听.....”
  
  牢房内的大林不知外面发生了什么,此时此刻他盘腿坐在地上望着张云雷临走前硬塞给他的东西犯起了难。
  
  “郭大林,这次说什么你都得听我的!”张云雷双手叉腰,竖起两道墨染似的眉。
  
  “嘿,东边的桑树奶奶,西边的百灵娘子,撒起泼来都比不上你老舅厉害!”

  想起在家阿爹对于张云雷的评价,大林此刻想笑又笑不出来。
  
  这次自己闯祸连带着家里也受了些影响,老爹带着师父还有几个师叔四处奔走求情,这是之前他万万没想到的事情。

  大林伸手抹了把脸上的泪水,他好想北川,想念爹爹讲的故事,师父家里的酒香,他真恨不得冲开这个该死的牢笼,冲下九重云霄,立刻回到家乡去!

  他眼睛的余光撇到了角落里堆的满满当当的东西:稀奇古怪的木雕面具,花花绿绿的面塑小人,还有哄小孩子玩的拨浪鼓,小木马还有很多叫不上名字的新奇玩意儿。这些都是三金不知从哪儿弄来给自己解闷的。

  原不过是自己玩心大发,随便赠予那哥哥一个名字,大林没想到竟会得到那个守塔仙人的青眼相加。少年初时有些惭愧,他对自己宝贝至此,自己深陷此处无以为报,后来他慢慢习惯甚至有些依赖于三金的好。他都打算好了等自己出去后要时不时回来看望三金,甚至带他出去见见世面。

  可是若真依着张云雷的意思去做,他还会如此对自己这般好吗?

  手里的东西仿佛一颗烫手的山芋烫的掌心发疼,少年赶紧将它扔到了一边。

  忽然他听到铁门“吱呀”打开的声音,守塔的仙人站在门口,两眼直勾勾地看着他。

  大林困惑地偏头看他,只见人高马大的守塔仙人直愣愣向前栽倒在地。

  “三金!”

  他一个箭步窜过去,整个人趴在守塔仙人的身上将耳朵贴在他的心口。

  “他没事儿,我就是给他使了个小小的咒术罢了!”身后响起了张云雷的声音。

  大林站起身扭头怒瞪自家老舅,可惜张云雷完全没有理会他的愤怒风轻云淡地说道:

  “就知道安神香给你也是浪费,到头来还得我出马。好了,我们赶紧走吧!”

  说完不由分说地去拉大林的手,不料大林将手背在身后倔强地撇过头去。张云雷一愣,然后冷笑一声:

  “心疼啦?郭大林,你可想好了,是这守塔的重要还是你爹重要?”

  见少年低头不再说话,张云雷暗叹口气想这恶人要做就做到底,说什么也不能让自家孩子在这受苦。握住少年的手又紧了几分,拉着他大步流星朝浮生琉璃塔的外面走去。

  走到浮生塔的出口时,一直闷不吭声的少年忽然刹住了脚步,他抬起头看着张云雷说道:

  “老舅,我不走了。”

    “就那么舍不得他,那个守塔的?”张云雷皱眉问道。

  “有点儿,但他不是最主要的原因。”大林笑笑对张云雷说道:

  “生为男子,当如青松劲竹般端正挺拔,既然做错了就当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这是在家时阿爹常说与我听的。如今我若是走了,岂不是抛下了自己的错误,错上加错,甚至还累及三金为我受过 ?所以我要留下,直到赎清自己的错误为止!”

  少年的声音不大,却字字铿锵有力,有些青涩稚嫩的脸上露出坚毅的神色。

  张云雷欣慰又无奈地看着仿佛长大许多的大外甥,知道这倒霉孩子一旦下定了主意轻易都不会再改,可是他还是抱一丝希望继续坚持说道:

  “那你爹爹怎么办?还有你师父,我们呢?”

  闻听此言,大林弯下双膝跪在地上郑重磕了三个响头,然后抬头对错愕的张云雷说道:

  “请你转告阿爹和师父,不孝儿徒大林会在这浮生琉璃塔里日日向满天神佛祝祷,祝他们二老身体康泰,顺遂平安。待儿徒刑期服满,定会回去磕头认错,孝顺二老!”

  望着如此固执的少年,再也说不出什么来的张云雷只好弯腰将他搀起无奈说道:

  “先说好,话我会带到,这头我可不磕!”

  “那就让九郎哥代劳好了!”

  大林微笑看着扬手装作要打他的老舅,心里便知老舅这是答应自己了。

  一会儿三金醒了会问我什么呢?他忽然想到塔里晕倒的那位。

  他不知自己睡了多久,挣扎着坐起才想起自己刚还在塔下跟张云雷说着话呢,怎么转眼间就睡在了这里?

  困惑地扭头望着牢里拿着九连环玩的不亦乐乎的小少年,三金开口问道:“大林,你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

  “不知道啊,你上来什么话也没说倒头就睡着了!”少年心里偷笑,但还是表现出一脸关切说道:“怎么这么累,是不是最近太忙了的缘故?”

  三金挠挠头不知所谓,忽然他想到什么似的,站起身凑到牢房前招手示意少年过来。

  “大林,把手伸出来。”

  三金看着走过来的少年不明所以的伸出手来,他伸出大手覆盖在少年的手上又很快移开,一个烁烁放光的石头静静躺在了少年细嫩的掌心上。

  “天上的星星完成自己的使命后就会回到天河里变成这流光石,我想这就是你常说的回家吧?”

  他嘴上说着话,眼睛看着欢喜把玩石头的少年,心里不由自主跟着欢喜起来。

  “对了,我跟我老舅说了,让他以后少来这里。”少年抬头对他说道:

  “总是你为我着想,如今也该我为你考虑一回了!”

  流光石的光芒照亮了少年弯弯的眉眼,三金又想起了山顶花香和橘子红的晚霞,他看着眼前的少年郎认真说道:

  “我想把我的心交由你保管,你愿意吗?”
  

  

  

  

  

  

  

  
  

  

  
  

评论 ( 6 )
热度 ( 34 )

© 梦客-sev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