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客-seven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关于《黄鹤楼》

  没别的意思,上道小甜点罢了。
我能告诉你们,写这个之前听了好多遍《青媚狐》吗?!到现在心里还像猫爪子挠似的痒痒。
我发誓,再不这么作妖,老老实实写自己的清水文就好!😂

         黄鹤楼是个很考验人的活儿。
  抖包袱很重要,抓节奏也很重要,忍住不把自己搭档扑倒在台上亲亲抱抱更重要!
  “这次咱使一个《黄鹤楼》吧!”
   他一双眼像盛满了天上的星星亮闪闪的,大褂最上面的那颗扣子遮住了细腻的皮肤和前一晚自己种下的“小草莓”。
  呵,还没上台就那么撩人!他如是想。
  “我和你们说相声不一样。”
  “那你是?”
  “我是个戏子……”
  再正常不过的入活之前的铺垫,他侧身看着自家搭档一本正经的胡说,明明听过了无数次可还是觉得很可爱。虽然形容一个老爷们可爱是件很怪的事情,可那个人就是有可爱的让人讨厌不起来的本事。他打起精神,仔细捧着。
  最磨人的时候终于来了。
  只见那人翻起袖子,露出一截细腻的手腕,在听到他说“素身唱”时仿佛天性解放般,手速迅速的解开自己的扣子,露出精致的锁骨。
  再解下去,那帮女粉丝还不把这楼盖掀了?!他冲上去一把拦住,顺便思考下回去该在那人身上多盖上几个自己的“专属标记”才行!
  那人委屈巴巴地冲他眨巴眼睛,他说着垫场的话,眼睛快速瞄了他一下又快速移开。
  嘿今儿还挺热,东京也没这么热过!他握紧手中的折扇,滑腻腻的都是汗。
  热归热,演出还得继续下去。那人纸扇轻摇,然后一本正经地说道:“被褥你拿走,床沙发DVD你都拿走,孩子归我就行!”
  “咱离婚来了是吗?” 虽然是表演,但每次演到这段时他都莫名吃味:为什么他留的是孩子不是我?!
  “你可把孤 唉 还苦了哇~”
  脑袋上莫名挨了一下,那人气呼呼地瞪着自己,眼睛水润润看得他心头一紧,想起某些只有两个人在一起时候发生的事情。
  挺住,再坚持一会儿就可以鞠躬下台了!他暗暗给自己打气,继续自己的表演。
  晕晕乎乎下了台,他还在想刚才台上某人柔软无骨的腰身,古板的大褂下细腻的皮肤,水润润的眼神。
  扭头看向自己身边,那人还沉浸在刚才的演出和台下观众热烈的掌声中显得格外兴奋,眼睛在黑暗中格外明亮,看得他心痒痒的。
  “角儿” 他凑过去在那人格外敏感的耳边说道:
  “刚这出戏没唱过瘾,一会儿回去咱在床上接着唱?” 说完趁人不备偷了个香。
  望着那人又羞又臊的表情,他轻笑不语,想这《黄鹤楼》起码得缓上一阵才能再在台上表演了。
  
  

评论 ( 4 )
热度 ( 62 )

© 梦客-sev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