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客-seven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关于“红杏出墙”的小风波

这个就是磨了好久的“捉奸”小风波

哈哈,我文笔不好,也是磨了好久才写勉强写出来的

好不好你们说了算!

勿上升真人!

天上的月儿弯弯,三两星子相伴,地上的车水马龙,有五光十色的霓虹灯作陪。这样美好的夜晚,若是能带着自己的心上人畅游车河,再找一个没人的地方浓情蜜意一番那当真是再好不过了!

阎鹤祥手握着方向盘,面沉似水但内心满满都是热情似火的想法。当幻想中的自己即将亲上那张日思夜想的脸颊时,副驾驶上坐的人却极为煞风景地开口打断他:

“你能开快点儿么,现在要是旁边跑一王八都比你快!”

因为思绪被打断而极为不开心的阎老师表示,要不是你是我师哥兼郭麒麟的舅爷,我早就把你踹下车让你一路拄着拐走到三里屯去。

“你就好好坐着吧!这不马上就到了么!”阎鹤祥说道。

“哼”张云雷阴沉着脸再不开口说一句话,扭头面对着车窗。

事情倒回二十分钟前,阎鹤祥打小园子陪着四队演出结束后开车往玫瑰园走。原想着把才从外地结束工作的郭麒麟接回自己家腻乎几天,谁知刚一进门,张云雷拖着条伤腿一瘸一拐朝自己奔来。

“你看看你看看”说着把手里的手机举在阎鹤祥的面前晃啊晃晃得他头晕眼花。

发亮的手机屏幕里,几个肤白貌美大长腿的女孩儿簇拥着中间坐着的三个人:蘑菇头的张小黑,笑容阳光的王大楠以及眼睛老是睁不开的杨九馕老师。

“阎鹤祥,你说我是把杨九郎切成片儿?还是剁成馅儿?”张云雷举着把菜刀阴测测地说道。

回想刚才堪比鬼片的恐怖场景,阎鹤祥默默在心里为杨九郎祭起小白旗。他扭头瞥了眼张云雷那因为太瘦而棱角格外分明的脸,又有些于心不忍。

“张云雷,到了地方以后好好问清楚,这些年翔子对你掏心掏肺的好,我们这些外人都看得出来,你和他睡一屋这么久不比我们这些外人清楚?”

张云雷打鼻子里“哼”了声,虽说这些年被杨九郎宠出些脾气来,但自己断不是那种爱矫情耍小性的人。他只是不能忍受杨九郎出去还要对自己撒谎,要不是看到张小黑的微博自己只怕还要蒙在鼓里呢!突然觉得这样的九郎与自己好生分,张云雷望着窗外飞驰而过的街景心里一阵阵发堵。

难道在你杨九郎的心里我是这样不值得信任吗?

阎鹤祥看眼怄气难过的张云雷,然后摸索出手机来想着给郭麒麟打个电话,免得他在家看不见自己和张云雷会担心。可是几个电话打出去不是忙音就是占线,他没来由地心里一阵发慌,可是又不能撇下张云雷,只能忍耐着继续朝前开。

直觉这个东西啊虽说是灵光一现,但往往都是老天爷可怜你给你做个提前的心理准备。就好像现在,当阎鹤祥跟在拄拐的张云雷身后进入夜店找到杨九郎几个人时,才恍然大悟方才路上的心慌不是没来由的。

除了在舞池里狂飙舞技的张小黑和王大楠外,坐在卡座里一个人喝闷酒的杨九郎外,在卡座的不起眼的角落里还坐着一个人,柔顺服帖的短发,鼻梁上架着副小圆眼镜,像个学校里的乖乖好学生,这不是自家少爷郭麒麟还能是谁?

“杨九郎!”

被叫到名字的杨九馕老师抬起有些迷蒙的小眼睛望见了自家角儿眉清目秀的脸,以为是自己喝醉产生的幻觉,咧着嘴嘿嘿乐道:“我的角儿,你怎么连在梦里都这么好看?”

坐在旁边的郭麒麟也瞧见张云雷那张阴沉得吓人的脸,赶忙使劲推了把杨九郎大声吼道:“哥你醒醒,这真的是我舅爷!”

杨九郎回头看了眼郭麒麟,再抬眼看看张云雷,拿手拍拍自己的脸清醒了点又抬眼去瞧张云雷,瞧清楚了便和郭麒麟一起站起身来说道:“辫儿,你怎么来了?”

“我怎么不能来?”张云雷的脸隐在室内迷离昏暗的灯光里模糊不清,他伸手指了指郭麒麟对杨九郎说道:“杨九郎,你自己不想好,怎么还把他带来了?!”

郭麒麟刚想说老舅我成年了,但他看见张云雷身旁那个高大敦厚的身影时自觉地把话咽回肚子里去,末了悄悄拿手扯扯自己皱皱巴巴的衣服。

阎鹤祥望着眼前极力掩饰内心慌乱的小圆脸,心里觉得好气又好笑。他环视着周围喧嚣吵闹的环境,然后示意张云雷有事儿先出去说。张云雷看都没看杨九郎,扭过身就往外走。杨九郎和郭麒麟不敢说话只得老老实实跟着走出了夜店。

“郭麒麟你翅膀硬了是吧?”

出了夜店,张云雷转过身就开始教训起郭麒麟来:“刚成年就跑来这儿鬼混,你爸看见你这个德性不打折你腿才怪!”

“大楠也来了,他还比我小几个月,老舅你不说他你说我!”郭麒麟有些不服气地小声嘟囔着。

“还敢犟嘴是不是?!”张云雷瞪了他一眼,他登时乖乖闭了嘴。

“小孩儿怪可怜的,要不劝劝?”一旁站着的杨九郎看不下去了悄悄对阎鹤祥说道,阎鹤祥淡淡瞥了他一眼,那意思是自家媳妇儿自家劝,叫我上前讨什么无趣。

杨九郎噤声又把目光放回到自家角儿的身上,刚才在夜店没有看清,这回看清了张云雷就穿着件单薄的牛仔外套,二话没说脱下自己的要披在他的身上,衣服刚挨上身,就被张云雷一把推开。

“你身体不好,不禁冻……”杨九郎不知所措地举着自家的外套。

张云雷死死盯着杨九郎,恨不得在他身上扎出几个洞来泄愤解恨。见此情形阎鹤祥拉上旁边还在罚站的郭麒麟躲进车里去避一避。

宽敞的空间隔绝了车外吵杂的音乐人声,安静地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郭麒麟没有说话,身旁人的一只大手却贴在自己的脸上加了点儿力度的搓揉着。

“哥……哥你干嘛呢?”郭麒麟有些不安地挪了挪身子。

“别动!”阎鹤祥低低呵斥道。

郭麒麟咬着嘴唇想着老舅对我这样算了现在连你也这样,越想越委屈狠狠拨开阎鹤祥的手:“别碰我!”

看着素来乖巧和顺的小少爷此刻像只被激怒的小兽一般,阎鹤祥皱了皱眉尽量用平稳的语气问道:

“你脸上的口红印是谁亲的?”

郭麒麟下意识地抬手摸了摸方才阎鹤祥蹭过的地方,脑子里过了过才想起是刚才来合影的几个女孩儿中的一个。他虽然生着闷气,但还是老老实实把来龙去脉跟阎鹤祥说了一遍。

“就是这么回事儿,她们生扑过来,我躲不开又不能打她们,反正我什么都没干,你爱信不信!唔......”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欺身上前的阎鹤祥吻个了严严实实,身后是冰凉的车窗,身前是阎鹤祥火热的身体,即使没喝一滴酒他却已经感觉晕乎乎的了。也不知过多久,阎鹤祥才放开怀中的小少爷,他额头抵额头对忙着吸氧的郭麒麟轻笑问道:“少爷,姑娘的嘴唇软不软?”

“大脑袋!”郭麒麟挣脱不开只能用水润润的眼睛瞪着他:“你不信任我?”

“我哪儿不信任你了?”大脑袋瞪大眼表现得要多无辜有多无辜:“哥哥我单身这么多年,都快忘了被姑娘亲是什么感觉,你还不兴让我问一问?”

“你单身?咱俩睡一被窝睡那么久了你大爷的跟我说你单身这么多年?!”

炸了毛的郭少爷跳脚蹦起来脑袋生生嗑上了车顶,双手抱头疼地呲牙咧嘴。阎鹤祥虽然心疼但故意不去管他,而是板着脸对他说道:“你还知道咱俩是睡一被窝啊!郭麒麟我告诉你,再敢跑夜店鬼混你试试!”说完才伸手去揉他被嗑疼的地方,到底是自己心尖上的人,怎么是不舍得看他疼。

这厢阎鹤祥忙着“教育”郭麒麟,那厢张云雷和杨九郎还打着冷战呢!

看着冷淡沉默的张云雷,杨九郎有些心慌意乱。以前不是没吵过但像今天这样对着不说话还是头一回。他忽然想起不知从哪儿看到的一句话:我不再爱你的预兆,不是一哭二闹三上吊,而是对你视而不见。

“辫儿,我知道没把大林送回家,还带他来这儿是我不对,但你也好歹说句话啊!”

“我说句话,成!”张云雷打兜里掏出手机翻出张小黑微博里的那张照片,然后把手机扔到杨九郎的怀里:“你告诉我这怎么回事?”

杨九郎拿起手机看了半天,才明白过来张云雷怒气冲冲而来的原因。他小心翼翼地伸手想去啦张云雷的手却扑了个空,他尴尬地挠了挠头开始解释道:

“辫儿你听我说,那几个女孩儿是冲着小黑和大楠去的,我是被他们拉过去充数的!”

“成,这事儿我暂且信你。但你出门的时候怎么跟我说的!买东西?买什么东西还要绕远跑三里屯来!杨九郎,你哪次出去和谁见面我什么时候拦过你,你还要这样瞒我?咱俩这些年真是白处了,连最起码的信任都没有!”

张云雷越说越激动,整个身体因气愤而微微颤抖,杨九郎看着心疼想要去扶他,却被狠狠推到一边。

“什么叫白处啊?我真是带大林出来买东西的!大楠打电话说他俩来三里屯没带钱让人扣这了,我俩才着急忙慌地跑过来,谁知啥事也没有,大楠非要留我俩在这儿,我们没办法所以....”

“所以在这儿喝酒泡网红是不是?”张云雷冷笑一声:“小眼八叉的你还学会撒谎了!大楠疯了编瞎话诓你来?再者你说是去买东西,东西呢?!”

“让大楠他们抢走了,好家伙刚买的雪花梨都让丫吃没了!但是...”杨九郎故作神秘地从外套兜里掏出个黄澄澄的梨来。

“辫儿”他像献宝一样将梨捧到张云雷面前,乐呵呵地说道:“辫儿,你前儿不老说闹嗓子么,给,皮薄汁多的雪花梨,明天我再给你买些炖冰糖吃!”

接过皮薄汁多的雪花梨,再看看眼前笑得特别真诚的杨九郎,张云雷心里的气消了一大半。出轨这种事也许会发生在别人身上,可若是眼前的这个男人不会。他不知道这样的自信打哪儿来的,但他就是知道。不为别的,素日里舞台上的默契无间,生活里的温柔呵护,那些午夜里的呢喃爱语这些都骗不了人的。可他还是有些闷气横在心间,由着九郎“辫儿长辫儿短的”叫着就是不理他。

“师哥,这玩得好好的,你怎么出来了?!”

打夜店出来找人的张小黑和王大楠走过来瞧见了杨九郎在哄张云雷,他俩对视一眼后张小黑先开口说道:

“云雷师哥,你怎么来了?”

张云雷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看向他身旁目光闪躲的王大楠:“大楠我问你,是不是你诓翔子来三里屯的?”

“哥....”

张云雷一个眼神就让试图靠卖萌逃避问题的王大楠老老实实背起双手主动开口“交待”道:

“哥我错了,可我们也没办法啊,你家‘家教’太严了!哪次约九郎师哥他都轻易不出来。所以.....”

“所以你们编瞎话骗翔子来三里屯,是吗?”

张云雷瞥了眼身旁的杨九郎,感觉他那张肉乎乎的脸上写满了宝宝委屈,求亲亲求抱抱!他觉得一阵恶寒赶紧转头瞧着眼前两个大气都不敢出的师弟来,清清嗓子拿出素日里不轻易拿出的师哥的架势来:

“张小黑你赶紧把那照片给我删喽!还有大楠以后不许再拿假话诓我们家翔子,要不我找三哥商量封你俩的箱!”

说完扭身朝阎鹤祥的车走去,边走边对身边小心搀扶着他的杨九郎说道:“以后咱离他们远点儿,你看他们三队没一个好东西!”

“得嘞得嘞,您说了算,都听你的!”杨九郎连忙附和着。

等俩人走远了,刚刚反应过来的张小黑扭头跟王大楠说道:“大楠,他刚刚是不是说咱三队没一个好东西?”

王大楠仰头望了会儿天才缓缓说道:“好像是”

“咱是好东西吗?”

“应该是吧!”王大楠摸摸下巴而后不耐烦地说道:“哎呀,这都是咱队长该考虑的事儿!咱进去再玩一会儿吧!”说完俩小朋友又高高兴兴地勾肩搭背一块儿进了夜店嗨皮。

此刻正安安静静坐在家里的三队队长孔三哥结结实实地打了个大喷嚏,他摸了摸有点儿发烫的耳垂,喃喃自语说道:

唉,今儿是不是有人骂我呢?

评论 ( 20 )
热度 ( 100 )

© 梦客-seven | Powered by LOFTER